<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17 23:57:0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沪海义豪情
  4. 第一章 一不小心穿越了

第一章 一不小心穿越了

更新于:2018-10-31 10:29:13 ?#36136;?576

字体: 字号:
  夏日的傍晚绝对是热闹非凡的。

  在家里憋了一天的人们此刻借?#30424;?#38451;热情稍退?#36861;着?#20986;来活动了。而一些商店,比如大排档,烧?#38236;?#20063;相继营业了。

  这是一条?#25484;?#36890;通的城市商?#21040;?#36947;,街道?#33050;?#24320;着各式各样的商铺。

  陆文军嘴里叼着一根烟,双手插兜里,后面跟着几个小弟正在挨家挨户地收保护费。

  陆文军,名字取得倒挺斯文,可人是真真切切地不斯文。典型的现代都市混混兼打手,在这一带的黑蛇帮手下做事。由于干架凶猛又重情义,很快当上了堂口老大。

  商铺的老板们也都自觉地拿出钱来恭恭敬敬地把钱交到陆文军手里。

  就这一会,已经装满了一个箱子,油水果然不浅。

  这时,迎面走来一批人,个个脸带煞气,一看就知道是道上的人。

  陆文军也认出了他们。这帮人是金龙帮的人。

  这个帮派本来一直在北部发展,近几个月手爪伸到了南方,这不,已经伸到了黑蛇帮的地盘了。

  金龙帮带头的是马元辉,他们正在挨家挨户的收保护费。

  马元辉也看见了陆文军,笑脸迎上来。

  “哟,这不是黑蛇帮的陆老大吗!怎么有兴致到这里来?”

  陆文军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把白雾全部喷在马元辉的脸上。

  “少给我废话,你们金龙帮什么意思?我记得不错的话这里可是我们黑蛇帮的地盘,谁允许你们在这里收保护费了?”

  马元辉把嘴巴贴着陆文军耳朵说:“你没记错,但那是过去了,从今天开始这里是我们金龙帮的地盘。”

  陆文军淡然地抽了一口烟:“你这话可是严重的挑衅。”

  “我就是挑衅,你能拿我怎么样?”

  陆文军迅速扔掉烟头,猛地一脚踹在马元辉的裤裆上。

  “哎哟!”

  马元辉捂着裤裆痛苦地喊出来:“?#20063;藎?#26159;他们黑蛇帮先动手的,给我上,打死他们。”

  两队人立马混战在了一起,大家都是出来收保护费的,谁也没有带?#19968;?所以这就成了一场肉搏战了。但激烈程度仍是不可小视。

  ?#33050;?#30340;商家很?#24230;?#30340;关上大门。长期生活在这种地方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这种帮派斗争,谁也不理是最好的办法,等到分出胜负,把钱交给胜利的一方就行了,别的什么也不在乎。

  陆文军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一个金龙帮的人摔在地上。马上又有一个人一?#30424;?#36807;来,目标是陆文军的下?#22330;?p>  陆文军一拳锤在这人的膝盖上,只听得骨头咔嚓一声,那人倒在地上抱着膝盖痛嚎。

  可背后突然冒出一个人用双手死死捆陆文军,让他不能动弹。陆文军用头使劲往后面一撞,那人立刻头破血流,因此也松开了手。

  陆文军在任何人都还没有?#20174;?#36807;来的情况下转身就是一脚踹在了那?#19968;?#30340;肚子上。

  陆文军这才得以空出手来。从兜里掏出一个造型精致的烟盒,取出一根烟点了起来。

  渐渐的,陆文军这边的人占了上风。

  “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这是马元辉那猥琐的声音。

  陆文军缓慢转过头,马元辉正拿着一把手枪指着自己。

  “大白天你就感掏出枪来,还真是不把那些警察放在眼里。”

  “我们金龙帮从来就没有怕过警察。我告诉你陆文军,无论你愿不愿意,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们金龙帮的地盘了。你带着你的人赶紧给我滚蛋。”

  一团白色烟雾从陆文军嘴里吐出来。

  “放屁,你算老几,难不成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砰。”

  毫无预兆的一声枪响,陆文军身后的一个兄弟倒下了。

  “怎么样?现在我算老几?”

  血丝慢慢爬上陆文军的瞳孔,手中的烟头来回转动着。

  陆文军?#26376;?#20803;辉竖起中指,表情变得极为狰狞恐怖。

  “怎么?还不服气,我再补一枪。”

  “不要........”

  又一声枪响,身后又有一名兄弟倒下。

  “混蛋,我要杀了你。”

  边说,陆文军边冲了上去。

  “砰。”

  一颗子弹穿过陆文军的右腿,身体往前摔去,倒地之前陆文军把手中的烟头扔了出去。

  陆文军倒在了地上,同时传来马元辉狼嚎般的惨?#23567;?#21018;刚的烟头戳中了马元辉的左眼。

  马元辉捂着左眼哀吼:“陆文军,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说完枪指?#30424;?#22312;地上的陆文军连开五枪,陆文军在地上快速翻转身体避过了这五枪。

  双方的人再次打在了一起。

  陆文军忍?#30424;?#30171;站起来,顺道干倒一个金龙帮的人。

  向着马元辉冲去。马元?#36234;?#30528;开枪,陆文军快速拉过一个金龙帮的人挡在身前扛下了所有的子弹。陆文军当即就是一?#30424;?#36807;去,这人和马元辉撞在了一起,马元辉倒在了地上。

  马元辉举起枪还想再来几发,可被陆文军直接一?#30424;?#39134;了枪。

  接着就是一拳招呼在了马元辉的脸上,马元辉的鼻血瞬间流了出来。

  陆文军抓住马元辉的领带把他拉起来。

  “告诉你,杀我兄弟的人必须偿命。还有,我最讨厌别人?#20204;?#25351;着我。”

  说完又是一拳直中脸部,可这还是不能发泄陆文军的愤怒。朝着同一个地方一直打一直打,直到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从他的后背进入,贯穿了他的心脏,再从他的左胸飞出去。子弹来?#20174;?#37027;把枪,而扣动板机的手来自于金龙帮的一个手下。

  陆文军的手停在空中,?#28304;?#19968;片空白。

  接着闭上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耳边仍有打斗的声音。

  最后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就是一片黑暗,一种侵袭人心的恐惧黑暗。

  看来我也就到此为止了,算了这样死了也不错。这样一来就能结束我这彻底失败的一生。没准运气好的话还能看见?#33268;瑁?#23545;了,是有多久没看见?#33268;?#20102;,十年了吧.........

  黑暗中,陆文军听到几个稚嫩的声音。

  ?#21543;?#22909;像退了哎!”

  然后陆文军明显感觉到一双极为冰凉的手触碰到自己的额头。

  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好像是退了,太好了,谢天谢地。”

  另一个男孩的声音:“伦哥,你快醒醒啊,伦哥。”

  黑暗中出现了一丝光线,即使很微弱但也很引人注目。

  渐渐的,光线慢慢变大变粗。光线变成了光柱,最后照白了整个黑暗。

  模糊中陆文军看见了三个稚嫩的面孔。这三张面孔也都盯着自己。三个孩子,看样子都在十二三岁左右。两男一女,全都是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样子。

  女孩仔细看一下脸蛋还是挺可爱的,就是太瘦了。中间的一个男孩长得挺斯文秀气的,最右边的一个男孩长得就比较粗狂了,倒不是说他年龄有多大,而是小小年?#33151;?#38271;了一脸的络腮胡。

  这里难道就是死后人来的地方地狱吗?那这些人也全都是死人了。这么小就死了还真是?#19978;?#21834;!

  陆文军觉得头很疼,努力睁开了眼睛,三个孩子一看他醒了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那个很秀气的男生说:“伦哥。你终于醒了,老天保佑啊!”

  伦哥?叫我吗?肯定不是我,我叫陆文军嘛。

  陆文军没有管他们,起身靠在一个柱子上,环视周围。

  这是一个造型很破旧的大厅,窗户上连玻璃也没有就是一个摆设。地上全是杂草和?#23637;?#30340;火石。大厅的正中央是一个雕像。奇怪的是这个雕像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阎王爷,倒像是土地公公。

  再看这三个孩子,穿着破烂不堪的土里土气的大棉袄。

  “喂,我说。这大夏天的你们穿这么厚的棉袄热不热啊?”

  三个孩子面面?#22163;錚?#33080;上挂满了问号。

  还是那个长的秀气的孩子说;“伦哥,你没搞错吧,就这天还热?”

  女孩也说:“是啊,伦哥,你不觉得冷吗?”

  听这孩子一说陆文军还真觉得有点冷,空气都是冰冷的。

  奇怪,难道地狱都是这么冷的吗?

  那个粗狂的男孩把手伸过来摸他的额头:“不烧啊,怎么神经质的。不会是?#28304;?#28903;坏了吧!”

  陆文军义把甩开这男孩的手:“都是死了的人了就别折腾了。”

  三个孩子全都诧异地看着他。

  女孩说:“死人?完了完了,伦哥的?#28304;?#30495;的出问题了。”|

  陆文军没有理他们,低头一看,这一看把自己都吓着了。自己身上什么时候也穿上了跟他们一样破烂的旧棉袄。我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我身上是名牌的西装。

  一个陆文军从来没有想过的想法从他的头脑里冒出来,吓得他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难道我穿越了?

  陆文军站起来,发现自己的身高从179降到了现在的150左右。陆文军可不会相信到了地狱可?#36234;?#20302;人的身高。

  “?#24515;?#26377;镜子能不能借我一下。”

  秀气男孩对女孩说:“阿娣,你不是有一面吗。”

  阿娣从怀里鼓捣半天掏出一面手掌般大小还缺了一个角的镜子。

  陆文军接过来一照,表情呆住了。

  镜子里分明是一个十一二岁孩子的稚嫩脸庞,和那几个孩子一样营养不?#32908;?p>  看来我是真的穿越了,借助这个男孩的肉体重生了。但现在要搞清楚情况。

  陆文军摸了摸后脑勺:“那个,对不起,我对之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三个孩子异口同声:“什么?不记得了。”

  陆文军点点头。

  秀气男孩叹了一口气:“算了,可能是这场高烧引起的。不过活下来就好,其他的也不用去在意了。”

  “那你们能告诉我我是谁?你们又是谁?这是?#27169;?#29616;在是什么时候?”

  秀气男孩不紧不慢地说:“你?#20852;?#19981;伦,我叫安平,她叫阿娣,他叫胡德龙。我们三个是两年前被你从一个猎户手上救出来就被你带到了这里,我们也一直跟随你。现在应该是民国3年,这是上海滩的法租界一个破土地庙里。”

  民国3年,也就是1915年,我竟然来到了上世纪初得上海?#29627;?#32769;天,你可真给我开了个大玩笑啊!

字体: 字号: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