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33268;?#31163;,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17 23:45:1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雄狮苏醒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4-21 21:34:37 字数:3203

  “啸天,咳咳…外…外面的形势怎…怎么样…了?”躺在病床上的老者,俨然已到?#33267;?#20043;际,时而清醒时而昏睡,但是看到了床边的来人,他还是挣扎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对坐在床边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艰难的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床边这年轻男子天生一副三角眉,双眼皮,这种人通常气势?#24613;?#36739;?#28212;ⅲ?#31934;力充沛、意志坚强,很有自?#24222;?#24535;气,胆识过人,对经?#30473;?#25968;字的计算有极敏锐的反应力。

  面对老人分成五段问出的这个问题,王啸天心中一片黯然,但是迎着对方希翼的眼神,又实在是不忍心让老人失望,调整心情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表情,用最坚定的语气说出了一个天大的谎言:“爷爷,您放心吧,外面形势已经稳定了,小鬼子怕了,软了。我们华夏在?#27169;?#23707;上设立了一个导弹射击场,将周边的海域定为军事演习区,现在咱华夏人终于扬眉吐气了。只要您把病养好,我到时候带您好好去看看咱华夏?#27169;?#23707;的大好风光。”

  “好…咳咳…好、好哇!早…早就应…该这么做,小鬼子当年在咱华夏犯下的滔天大罪还没跟他们清…算,岂…容这些…倭寇如今…如此嚣张?”躺在床上的老爷子听到?#33487;?#20010;消息情绪明显有些兴奋,原本有些浑浊呆滞的眸光似乎也增添了不少生机,就连无力的垂在额头两侧整齐的银发也被其挣扎的有些凌乱,连叹三个好。

  老爷子出生在民国初期,这一生戎马倥偬经历了漫长的抗日战争,倭寇带给华夏难以愈合的伤痛,他更是亲身经历。

  早期全家死于倭寇之手,为报血仇毅然投身革命,随着时间的累积,越来越多的生离死别、人间惨剧让他心中的恨意越积越多,直至深入骨髓。

  仗一直在打,所有的战友、兄弟一个个的倒在了小鬼子的枪口之下。面对遥遥无期的胜利希望,老爷子心急了,人不能再死了!在百般思索之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革命的后勤保证之?#24076;?#20026;了让兄弟们在战场上拼命的同时本身能得到更好地保?#24076;?#20182;决定投身商海,筹钱为部队提升装备,这一走就是一辈子。

  迄今为止他给部队捐献的物资不计其数,大到军火炮弹,小到馒头稀饭无所不捐,无所不献,就这样,老爷子虽然人退出了烽火飞扬的战场,但是他的心却始终留在战场上和兄弟们并肩作战。

  随着捐赠面积和物资数量的扩大,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33487;?#20010;耿直豪爽,苟利国家,不求?#36824;?#30340;老人,几乎当时所有有名的队伍都或多或少的得到过老爷子的帮助,因此王?#20197;?#20570;越大,就连当年的十年浩劫都被?#37266;?#29305;意关照保护,时至今日老爷子庞大的关系网,成就了如今的家族霸业。

  纵然如此,这些并没有改变老爷子的最初目标,建国这几十年来老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为国家贡献着,而且经历?#33487;?#20040;多老爷子对倭寇的恨意只增不减,平日里最见不得这个弹丸岛国嚣张跋扈,更?#24944;?#36825;次的?#27169;?#23707;事件关乎国家主权,民族尊?#24076;?#25152;以这由不得他不关心。

  屋子里的?#24515;?#22899;女看到老爷子的反应,不禁黯然落泪,也为这些年来或多或少的沾染的功利心暗自愧疚,老爷子已经踏进了鬼门关还不忘记国家的荣辱,真可谓:临患不忘国,忠也!

  “你的几个叔伯呢?把他们?#27427;矗?#25105;..咳咳...嗬嗬...?#34987;?#27809;说完,一口痰涌了上来打断了他的原本有些平稳的语速,呼吸道被堵,老爷子顿时呼吸困难,脸色变成酱红色。

  病房内守着的人都慌了,赶紧出去叫医生。

  “医生,快!爷爷,您先别说话,我爸他们都在旁边,在旁边,您别激动。”王啸天看到这种情况赶紧对守在病房门口的医生大叫了一声,然后赶紧紧张的对着老爷子安慰道。

  “爸,爸,我在,我在这里,您别说话,别急,医生马上就来了。”旁边一直守候着的一位大概40?#27492;?#30340;?#24515;?#30007;子赶紧上前一手抚着老爷子的胸口,一手握着他的手,安慰着。

  医生听到叫喊立马就冲了进来,对老爷子进行?#26412;取?#20182;们之所以行动这么迅速,是因为都守在病房门口,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对待,而是因为医院得出诊?#24076;?#32769;者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他们要随时恭候,以便能够让老者撑着最后一口气,将遗言交待完。

  一番忙碌,老人的情况被稳定了下来,医生和护士默默的?#35828;?#26049;边,并没有做任何交代,但是这次他们并没有出去。

  王啸天一看,顿时明白了爷爷的处境,不禁心如刀绞,眼眶中憋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啪啪的掉了下来打在坚硬的地板上。

  缓过来劲的老爷子看到王啸天的眼泪,虚弱的骂道:“哭…哭什么?咳咳...我王家的种只流血不流泪,当年你姥姥、咳咳...咳...姥爷被小日本用?#30192;?#38025;死在家门口老子都没哭,你哭个球?”

  虽然已在?#33267;?#20043;际,但是老人并没有露出那种眷恋生死的小家子气,而是一如既往一样豪爽之极,?#37096;?#24594;骂毫不遮掩。

  王啸天看着爷爷已然到了最后关头,不敢有半分违逆,吓的赶紧抹干眼泪,蹲在床边,道:“爷爷,您别激动,我不哭、我不哭、”

  老爷子没理他的答复,歇了口气,开口直接道:“我...时间...不...多了,嗬嗬...你们给我听好喽,我...王家的男儿...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不管...以后...家...族发...展的...规模有...多大,都不要忘了老子留的?#24050;擔?#34429;锦衣玉食,不敢忘国耻家恨...”

  “嗬...咳咳…小…小鬼子…欠咱的帐…一定要…要收…回……”老爷子憋着最后一口气,但是最终“来”?#21482;?#26159;留在了嘴里,身体微微一僵,撒手离开?#33487;?#20010;经历了近百年?#20102;崢嗬?#30340;人生。

  老爷子的离世让王家上下蒙上一层悲切的气氛,他最后的遗言更是让族人再次清醒的认识到了家族存在的意义和所要收回的血债,对于王家来讲倭国是仇人,而不是敌人。

  “大哥,爷爷的丧礼办完后,你有什么打算?”灵堂之?#24076;?#29579;啸天的弟弟王啸虎跪在他旁边?#23454;馈?p>  王啸天是独子,但其父并非独子,王家自民国初期发迹以来,加上王啸天这一代总共有3代人,老爷子那一代?#25913;?#20804;弟姐妹全部死于倭寇手中,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大儿子王振、二儿子王彪、小儿子王平、养女王丽。

  王振、王彪、王平三兄弟各有一子,分别是王啸天、王啸龙、王啸虎。王家发展到现在在亚洲地区算是?#27978;?#19968;指大家族,家族全部资产价值上万亿。

  今天是停灵的第二天,按照习俗停灵期间直系亲属(儿子、长孙)要在灵前替死者给前来拜祭的人还礼,由于报丧之后,老爷子的葬礼来人实在太多,而且很多都是军界老将、商界魁首之类的人物,王啸天的父辈需要前去招待,所以由他带领两个堂兄弟在灵?#20040;?#34920;长?#19981;?#31036;。

  王啸天听?#35828;?#24351;的问话,转头看着灵堂之上爷爷的照片,道:“去完成爷爷未了的心愿。”

  “嗯?”王啸虎不解。

  “现在正值国家危难之时,你觉得如果爷爷健在的话,他会安心的颐养天年吗?”另一边的王啸龙面无表情的回答了王啸虎的疑问。

  “切,就你们俩知道孝顺...”王啸虎生性活跃,就连这么严肃的时候,也不能完全沉寂下来。

  话语间灵堂光线一暗,又有人前来吊唁,三人静默。

  只见来人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脚蹬一双精制的黑色高跟鞋,身穿一套黑色修身小西装,臂扎黑纱,高挑的个子,凸凹有致的身?#27169;?#30382;肤犹如温养的美玉一般没有半点瑕疵,进来之后淡定的往那一站,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天然的?#28982;蟆?p>  “嗬~这不是严老的孙女吗?”

  “对呀,看来严老爷子也得到消息了。”

  一些眼尖的人赫然认出了女子的来历。

  一番简单地吊唁之后,女子礼节性的走到灵堂西侧的王啸天三人旁边,安慰道:“死者已矣,节哀顺变。”

  王啸天三人低头躬身还礼。

  “谢...谢谢...”自这个女孩子进来之后,王啸虎的目光就被定格在了她的身上。现在看到对方走过来说话,他不由自主的开口回应。

  这女孩?#37266;?#29081;熙,是原四野退休老将严铮的孙女,跟王啸天也算是有过数面之缘,由于是在灵堂,她不好多说什么,所以拜祭之后退出了门外。

  看着严熙熙越走越远,直到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王啸虎才回过来神,还好王啸天、王啸龙两人只是低着头,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王啸虎暗叹了一声漂亮,然后赶紧?#20302;?#20877;次默默的低下了头。

  后面陆?#21483;?#32493;不断的有人前来拜祭,有人识的不认识的,王啸天三兄弟默默的还着礼,默默的守护着这片安息之地。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