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33268;?#31163;,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4-21 11:19:5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虫蛀世代
  4. 第二章:衡量

第二章:衡量

更新于:2018-03-18 11:25:52 字数:3705

字体: 字号:
虫蛀世代目录
共2章
  Theliberatorassociation(解放者协会),衍生于能源战争期间,主要致力于维护生化病毒受害者的基本生存权益和战后集中保护的工作,其总?#21487;?#31435;在渤海湾水下都?#23567;?#26032;世纪,组织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协会与Thehunteralliance(狩猎者联盟),Founderofthetribe(缔造者部落)分割着战败国家的流动人口以及大部分国家的组织信仰者,经过了三年的壮大,已经成长到不亚于发达国家实力水平的程度。然而由于意识形态的大相径庭,三个组织彼此对立,争斗持续不断。

  康迪赛罗是解放者协会的领衔会员,曾经辅助西欧辖区的行政与管理,今天他乘坐专机赶到了上海,等待协会会议对自己的最终裁决。

  现在,他正在直升电梯里,猥琐的大叔?#20056;?#19981;断地在他耳边吹嘘着上海外滩的不夜街。他们曾经是美洲战场上的战友,然而墨西哥的政变夺走了当地美籍士兵的武装,大多数军人牺牲在纷乱的政权斗争中。康迪赛罗和?#20056;?#20197;及其他的人?#20197;?#22320;偷渡到了澳大利亚,并且受到当地解放者协会成员的推荐加入了协会的会前教育。然而由于战争不可抹去的影响,不少人都?#20250;?#29454;者或是缔造者半路挖走,只有康迪赛罗和?#20056;?#20197;及另一个智利人成为了协会的解放者。

  “老哥,我知道你是外滩的风流总裁,但是可不可以给我一只烟,我想静静。”

  “Noproblem!”?#20056;鞔有?#21069;的口袋里掏出白银?#23454;?#30340;精致烟盒,抽出两根雪茄:“尝尝,新制罗密欧与朱丽叶,玉皇大帝才有资格拥有的VIP。”

  康迪赛罗推回?#20056;?#36882;过来的雪茄,说:“听说经常抽雪茄的人会?#34892;员?#24577;的趋向,我可不想被周围人?#24230;?#24322;样的目光。”

  “这个绝对是谣言!”?#20056;?#33258;己享受得津津?#24418;叮?#34949;袅白烟氤氲在他的周围:?#28595;憧吹?#24180;的肯尼迪,人家可是抵制住古巴的美国总?#24120;?#19981;也是雪茄的忠实热爱者嘛!开个会?#23478;?#24178;掉一千支雪茄,你见过他在电车上调戏妇女吗?”

  “不过我倒是见过你有这样的把戏。”康迪赛罗抠了抠耳朵,挑起眉头看着?#20056;?“而且你的目标更明确,?#30475;?#37117;不想放过安静开车的老司机,非得坐在人家的大腿上唱《征服》。”

  “这说明我汉语学得还是不错的。”?#20056;?#22823;吸了一口,随后吐出交叠的烟圈:“再说了,我这也不是吸雪茄的原因,是教育……大和民族让人血脉喷张的教育!”

  ?#20056;?#35828;得荡气回肠,康迪赛罗只觉听得耳蜗生疼,索性把?#32439;?#21521;电梯门,等待着最顶楼层的到达。

  这?#28595;?#22825;楼共有32个楼层,是协会建立在上海的分部,也是中国政府承认的非政府群众组织,在这里的都是协会的成员,中国人占据了三分之二,其中?#24184;?#21322;都是政府机关的共产党员。因为解放者协会与中国的对外目标一致相同,所以政府与协会会议长年合作,共同打造和平的社会氛围。

  最顶层,便是协会会议大厅,其含金量相当于中国的人名大会堂、英国的议会大厦。能够来参加会议的,都是协会的高层人物,其中包括副会长与会长书记这两个主线小领主。

  今天的会议,就是专门为了裁决康迪赛罗而开幕的。这是几年?#28595;承?#32769;家伙们?#30475;?#22823;寿吹蜡烛时都会许下的愿望,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就要美梦成真了,估?#24179;?#26202;上海的夜店要爆满了,可怜的?#20056;?#21482;能站街了。

  ?#20056;?#40664;默地将手搭在康迪赛罗的肩膀上,犹豫了片刻后,叹气道:“老兄,我知道你是个石头,但是这么多年差不多还是撤了吧。我们虽然不老但也不年轻了,比勾心玩不过?#21069;?#32769;怪物,比斗角赶不上这帮小年轻。人啊……还是得学会享受,你看我现在,多风流!”

  康迪赛罗盯着?#20056;?#36523;上褴褛的衣衫,斜着眼睛,想说呵呵。

  “呃……”?#20056;?#25235;挠着发油的头发,挤笑道:“虽然偶尔因为吃吃霸王餐,脸上被KTV老板娘留下几个掌印,但是还可以。”

  “?#20056;鰲?#25105;无法忘记墨西哥城的那个不眠之夜,无法忘记元帅的那张侧?#22330;?#25105;不能像你?#33540;?#35905;达,这份过去我始终放不下。”康迪赛罗微仰头部,眼中流露着不甘。

  “抱歉,兄弟!”?#20056;?#25918;下手,与康迪赛罗靠肩而站:“无论你怎么决定,我都会支持。就算你咒骂那些老骨头,我?#19981;?#21644;你一起朝他们的脸上喷口水的。”

  噔的一声,电梯门开,显示屏上跳跃着“32”的提醒数字。

  “喷口水还是免了吧,像你这样几年都不刷牙的,口水都比一氧化二氢的毒性还要强。”

  二人相视一笑,透过电梯门外的明亮长廊,两?#35328;?#21273;交叉的协会标志在会议室的原木大门上熠熠生辉。

  日光?#24179;?#23485;敞的会议大厅照射得庄严肃穆,巨大的圆桌静默在厅室的中间,十二个有着檀香馥郁的座椅上有十二个正襟危坐的老人。他们虽然来自世界各地,但都是协会最初的会员,管理层的长老,或者分部的部长。每年的三月二十五,他们都会集聚在这里进行一周时间的例会,然后会在接下来的三天到渤海的新世纪进行会议总结。

  大门开启,康迪赛罗安步当?#21040;?#20837;元老们的视线中,然后在武装守卫的带领下进入到圆桌的?#34892;摹?#32780;?#20056;?#24452;直进去第二阶的圆台,周围坐着的是一些未曾谋面的?#24515;?#22899;女,他们将要在这里成为接任康迪赛罗职位的候选人。

  副会长缓缓起立,脱下礼帽向着康迪赛罗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是一位英国老绅士最起码的礼节。礼毕后,他用声麦说道:“康迪赛罗先生,请入座!”

  康迪赛罗回应给对方军礼:“谢谢!”

  两人同时就坐后,会长书记从档案袋里抽出一沓文件,清了清喉咙,一边翻阅一边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康迪赛罗.斯威夫特,六年前从澳大利亚分部加入协会,曾任职西欧分部负责人兼欧洲武装军总指挥,由于被指控多次集中圈养病毒感染者,且对俄方面军进?#24418;?#35013;攻击,一年前被革职,经过为期三个月的教育以及九个月的视察,总部决定对其的违纪?#24418;?#36827;行会谈裁决。下面,康迪赛罗,请对与俄军发生武装冲突一事给出合理解释。”

  “自卫。”康迪赛罗目不斜?#21360;?p>  ?#28595;?#20040;,几天前在中东一支俄装甲车队遭到我方战斗机轰炸也是你的自卫行动吗?”会长书记语气故意放重,继续质?#23454;馈?p>  “是的!”康迪赛罗一?#36710;?#28982;,目光不移,与书记四目相对:?#38712;?#22791;自卫!”

  ?#28595;?#36731;人,不要太嚣张!”坐在副会长身边的男人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双目中?#24615;?#30528;锐利的寒光:“不要以为你曾经是会长的护卫我们就不敢那你怎么样。”

  ?#28595;?#20204;可以随便处理我,我又没?#30340;?#26366;经的荣誉压制你们。”康迪赛罗斜过头,一脸嘲讽:“不过说这话的你,想必是怕了吧?”

  康迪赛罗认识这个男人,是北非分部的部长,意大利人,?#20174;幸?#20010;?#35753;?#30008;下水道还要臭的脾气。因为欧洲与北非的各自协会歧义不断,所以两人是在新闻会议里经常对轰的****。康迪赛罗?#27492;?#19981;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对方整个人生中估计得?#24184;?#21322;的时间在诅咒康迪赛罗被蟑螂?#20056;馈?p>  果然,康迪赛罗一把火就把他的脾气点燃了。用一口地道的,但是全场都听不懂的意大利语骂了一句不知道问候谁的话后,就越过圆?#32769;?#24247;迪赛罗这里飞奔而来。

  “放肆!”副会长喝退了那个暴脾气大王,“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吵闹是在亵渎守护协会的雅典娜,都给我坐好了!博罗德先生,请继续。”

  会长书?#19988;?#23601;是博罗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众所周知,俄罗斯与协会一直是?#24049;?#30340;互动关系,并且俄政府也很支持协会在远东地区的活动。虽然俄军表示之前的冲突是一个误会,但俄方军委针对中东轰炸事件表示非常愤怒,并且将驻俄协会分部强行驱逐,这次的损失使我们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得到的却是一个恐怖的对手。这是一个多么大的代价啊!”

  “对比我深表遗憾。”

  “不,说这些都没有用,康迪赛罗。”副会长伸出?#32456;疲?#35828;道:“虽然会长非常重视你,在开会之前希望我们可以从轻发落。当然确实,欧洲协会的扎根你的功劳无法衡量。但是曾经中国的汉帝刘邦也是将开国大将韩信锁于狱中,所以你的未来将由我们十二个人来决定。”

  “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康迪赛罗说道。

  “非常?#34892;?#20320;的配合。”副会长的嘴角微微一抿:“下面,圆桌前的各位,请把你们?#34900;?#23545;康迪赛罗最合?#23454;?#22788;决方式输入进系统里。”

  “报告,我有话要说。”?#20056;?#31449;直身体,举?#36136;?#24847;道。

  “请?#30149;!?p>  “谢谢副会长!?#24444;?#28982;没有整洁干净的礼帽,但是?#20056;?#36824;是象征性地做了一个绅士礼:“我想反驳刚才博罗德书记的话,康迪赛罗与俄罗斯相比,能?#30343;?#21327;会的心脏持续跳跃绝对是前者!”

  “说说理由。”副会长双手交叉,认真听着。

  “因为康迪赛罗他是……奥赖温的神子!”

  听到这个,全场顿时一片唏嘘,就连副会长脸上也是一片震惊,康迪赛罗微眯着眼睛,他就知道?#20056;?#19968;定会用这个称号来救场的。

  “原来如此,果然会长也是知道的吧。”副会长点了点头,随后对着?#20056;?#35828;道:“说得很好,谢谢。”

  圆桌上的老家伙们不断交头接耳,脸上一片凝重之色。这期间,会长接过议员递来的电话,表情郑重地通话了三分?#21360;?p>  “看来?#35009;?#26377;继续?#33268;?#30340;必要了。”副会长抽出黑色雨伞,缓缓起立:“按会长的建议实施,散会!”

  “这就散了?”那个脾气老恶?#36816;?#20046;不太服气。

  ?#38712;?#20040;?有意见?”副会长瞪视着他,并示意在场人员迅速离场,然后他看了一眼康迪赛罗,说道:?#28595;?#36731;人,有必要以后可以聊一聊,再见。”

  康迪赛罗默默地看着他们陆续离开,然后回头望着?#20056;鰨?#21518;者微微耸肩,一副怪我咯的表情。

  康迪赛罗淡淡一笑,然后起身,离开。

  ?#30333;?#20320;好运,老兄!”?#20056;?#21452;手在胸口前画着十字。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虫蛀世代目录
共2章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