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鷙透?#21463;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40763;?#26102;间:2019-04-22 01:15:33
  1. 爱?#30007;?#35828;
  2. 都市
  3. 华夏特种兵之傲狼
  4. 第一章:空难

第一章:空难

更新于:2018-03-17 11:03:55 ?#36136;?124

  海城,有“东方巴黎”的美称,华夏直辖市之一,华夏中心城市,华夏的经济、金融中心,?#27604;?#30340;国际大都?#23567;?p>  在这里,身价几百万你都不好意?#20960;?#20154;说自己有钱,连套普通的房子都都买不起。

  一架从美坚国海岸起来的飞机还有不到3个小时就要到海城了。

  天还未亮,飞机头等舱内,一个个上流社会的男男女女正闭目小睡着,安静无比。

  可是这些人中却有一个例外,最里面的?#30475;?#20301;?#33579;?#19968;双血红?#38590;?#30555;在黑暗中异常诡异。

  一个男人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安静沉默。

  “十一年了,兄弟们,说好一起回来的,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

  男人喃喃的自语着,语气中透漏着浓浓的悲凉。

  这个男人,一双眼睛异常的骇人,因为是血红色的,红的发光,红的诡异。

  血色?#38590;?#30520;,宛如世界上最为华贵的红宝石,泛着高贵而血腥的色泽,深刻的双眼,透着普通人不具备的淡漠和冰冷,高挺的鼻子,双唇紧紧的抿着,透着一股莫名的威严和压力……

  刀削般的脸庞,神色淡然而严肃,黑色的短发在迷醉的黑暗下泛着诱人的色泽;但那漆黑中却掺杂着几缕白色的鬓角,白的彻底,男人看起来仅仅20出头?#38590;?#23376;,让人难以想象什么经历会让他长出如此密集的少白头。

  皮肤上没有一丝血色,凄美的苍白,魁梧有力的双臂,宽阔厚实?#30007;?#33179;,如果?#20005;?#20182;的上衣,甚至还可以看到胸膛和臂膀上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将近一米九的身躯,高大而颀伟,气?#19990;?#37239;而无情。

  旁边的女孩似的被男人的呢喃弄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旁边这个一路没说过一个字,只是点头摇头的男人,空姐问他吃什么,他也只是拿?#31181;?#19968;指,女孩还以为他是哑巴呢。

  看着男人那空洞?#38590;?#33394;瞳孔,女孩心想,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正在考虑要不要去跟他聊一聊,飞机突然剧烈颠簸了起来。

  顿时所有人都被吓醒了,本来以为只是遇到了气流,一会就好了,但几?#31181;?#21518;,?#19997;?#20204;就发现不对劲了。

  窗外此刻黑茫茫的一片,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飞机在着暴风中,瓦若海浪中的一叶扁舟,起伏不定。

  空姐还在竭力的安抚着?#19997;停?#35753;所有人系好安全带,劝慰众人着只是暂时的。

  放下了氧气罩,让?#19997;?#22352;好。

  一个看起来胖胖的金丝眼镜男疯了一样站了起来,惊呼道“天啊。要坠机了,快给我们降落伞啊,还坐好,坐下?#20154;?#21527;?”

  飞机摇摇晃晃,红色的警报灯让所有人心提到了嗓子眼。

  突然,飞机广播响了,一个空姐的声音着急的传了出来。

  ?#30333;?#25964;的各位?#19997;停?#30001;于飞机遇到了大片的?#23376;?#20113;,所以?#38382;?#21361;急,机长之前在震荡中不幸磕到头部晕倒,请会开飞机的?#19997;?#23613;快联系空姐到机舱来,请尽快……”

  “开你大爷飞机,你以为是考驾照啊,谁没事去学开飞机啊,还不快把机长弄醒,他晕了就要让我们和他陪葬吗?”依旧是那个金丝眼镜男大?#26263;馈?p>  周围一些愤怒的?#19997;?#20063;?#20960;?#21644;着,空姐眼看就压制不住了。

  “?#19968;帷?p>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嘈杂的机舱内格外的清晰,把所有人?#30007;?#37117;冰了一下。

  朝说话的人看去,顿时都吓了一跳,因为他们对上的,是一双空洞的,冰冷的,毫无生机?#38590;?#33394;瞳孔。

  走进驾驶室,和男人想的一样,机舱内果然出事了,?#34987;?#38271;正满头大汗的吼着:“空姐,空姐,还没找到医生吗?再不把机长弄醒我自己就撑不住了。”

  他身后的空姐见到突然有人进来,一个个不明所以的看着男人,?#23454;潰骸?#20808;生……您……您有事吗?”

  “我没事,但你们看起来有事,”男人平淡的道,目光随意的扫了一眼主驾驶上的机长,那机长居然已经晕死了。

  ?#34987;?#38271;这才回头看了男人一眼,被那猩红?#38590;?#30555;吓了一跳,大声?#23454;潰骸?#20320;干嘛??#19997;?#20986;去坐好,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19968;?#24320;飞机。”

  冷冷的一句话却点燃了所有人的希望,?#34987;?#38271;盯着男人看了一会,生死关头来不及问那么多,连忙将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在刚刚的颠簸中机长撞到了头部晕倒了,一直都是?#34987;?#38271;一个人在苦撑,那些忙碌的空姐则是在想各种办法弄醒机长。

  男人看了一眼驾驶座上晕倒的机长,?#34987;?#38271;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冲着旁边几个空姐?#26263;潰骸?#20320;们干嘛呢,还不把机长搬到一边去。”

  几个空姐这才反应过来,摇摇晃晃的解开机长的安全带,想把他扶出来。

  可四十来岁的机长却被卡在了座位上,几个娇滴滴的空姐根本扶不动。

  男人淡漠的看了几个女人一眼,抓住机长的肩胛骨,单?#31181;?#25509;把他抽了出来,一百五十斤一米八的机长,被他抽卫生纸似得抽出了座位。

  无视旁边几人诧异的目光,直接坐到了座位上,?#34987;?#38271;还没来得及介绍,男人就直接快速的操作了起来,并?#19968;?#32473;?#34987;?#38271;下达着各种命令。

  ?#34987;?#38271;一惊,感觉着个看起来20岁出头的男人,比开了十几年飞机的机长都熟练,来不及多想,赶忙照着男人的指令做事。

  慢慢的,?#34987;?#38271;越来越惊悚,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任务正在慢慢变少,旁边的男人完全就用不上他,每一项操作都快速而准确的完成,在颠簸中,居然还能保持如此的冷静,难以想象大脑究竟到了一种怎么样的地步。

  十?#31181;?#21518;,飞机穿过了?#33258;疲?#24179;稳了下来。

  ?#19997;?#20204;都铺天盖地的欢呼了起来,有的甚至嚎啕大哭,很有劫后余生的意思,就连那些娇滴滴的空姐也都互相抱着安慰着对方。

  ?#34987;?#38271;终于是喘了口气,看着旁边可怕的男人,鼓足气干笑?#23454;潰骸?#21733;们,你开飞机那学的,不会是蓝翔的吧,太刁了……”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