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20999;?#37117;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4-21 11:09:4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保卫未来
  4. 基地授奖

基地授奖

更新于:2018-03-17 09:54:23 字数:5442

  实在是厌倦了这样的对视,我已经与它周旋了快一个小时了。

  我拿着冷冻枪紧张地盯着眼前这个像座大山一般的火星怪物。

  它褐绿色的皮肤上面堆满了疙瘩,墨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怒火。现在的它哪怕用一根手指头都可以将我捏死。

  我不能不小心它,它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我不就是从它身上用刀子切了块肉吗?至于追着我不放吗?

  在它“嗷”的一声咆哮之后,我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将冷冻弹打到它的脚下。

  飕飕的冷气瞬间向它笼罩,几秒钟的时间,它就被冻住了,像个冰木乃伊一样。然后被火星上毫无规律的狂风一吹,朝地面倒了下来,可是我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它的身体过于巨大,而倒下的方向正朝着我,吓得我死命的逃跑。

  此时我与总部的图像通讯还一直连接着。我的尴尬画面也会被他们?#21561;健?p>  我高大的形象这次可要毁了啊,我边跑边想道。

  “嘭”的一下,它倒了下来。我也停止逃跑。“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我就坐在它距它头顶不足一米的前方,不停地喘着气。真危险,要是刚才稍微犹豫一下,我想我已经被压成了肉泥。

  吓死我了,这怪物真大。我边平复呼吸,边动手将切下的绿色肉块放进身旁的实验箱里。

  然后我?#19978;?#20241;息了好一会,我才向他们汇报了我的任务。

  “报告总部,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让我收集的东西,现在已经收集到了”我用右手指着左手提着的箱子说道。

  “好了J队?#20445;?#20320;可以返回了。今年的晋升即将开始。希望三天后的晋升大会不要再迟到。”吕克将军严肃的说完就中断了通讯。

  这老头总是这样,自己讲完就中断通讯。

  谁让他是老大呢?我无奈的关闭通讯?#30452;懟?#25171;开时空传送器。这是类似飞盘的椭圆?#26410;?#36865;器。通过指纹控制,将要去的时间输入进去,然后人站到里面就能穿越到任?#25105;?#21435;的地方。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朝缓缓转动的时?#32617;?#38376;走去,一阵风吹过,一颗石子大小的东西先我一步飞了进去,劳累的我也没理会,走进时?#32617;?#38376;,静静地迎接穿越的痛苦。

  穿越的时侯,凡是进入时?#32617;?#38376;的物体是会在失重的环境下不断的旋转。但是时空队员经过了层层严格的训练,是不会被失重的环境搞晕的。

  可是,这唯独除我之外。我任何训练?#24049;?#26684;,就是这个不?#23567;?#24184;好?#30475;?#25191;行任务都是两人,一个?#35828;?#29420;执行任务的情况是少之又少,这次完全是个特例。

  但是这段时空穿越的旅途会?#20013;?#23558;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将?#20013;?#21463;到一个小时的折磨,这真是造化弄人啊。在穿越的时间里,我脑袋一直晕晕的,方向感一?#34987;?#20081;。直到穿越结束,时?#32617;?#38376;一开启,我就一个大跟头从里面摔了出来。不过还好,?#19968;?#35760;得要抱住头。

  我返回的动静似乎过于太大。引起了周围同事惊讶的目光。可当他们看清返回来的队员是我?#20445;?#21448;都表现出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然后又?#20960;?#33258;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我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打满身是灰尘的衣服。这?#20445;珽博士走到了我身边,她伸出纤细的手指向我示意友好。我也伸出手接受她的好意。

  这E博士,可是我们这个世界最著名的生物博士,她虽然还不到三十岁,可是她的研究成果已经可以和公元后2000多年以前的爱因斯坦相比了。获得的证书与奖项仅次于300年前的“斯娜克博士”

  “J队?#20445;?#36763;苦了。这次让你?#19968;?#26143;细胞,实在是对不住了,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么大的怪物。”

  她说话总是很温和谦虚,与她交谈,如同是沐浴在春风里,让人流连忘返。

  “没事”我笑着说“既然是E博士向我们时空作战队发出请求,我们定会不辱使命地去完成任务。”

  “E博士,你发明的冷冻枪和麻醉弹可真厉害,比我的雷电激光枪强多了,虽然杀生力比不上,但冷冻效果真是一流。”我摸着手里的枪依依不舍地交还给她。

  E博士推了推架在鼻梁的眼睛说:还好了。它们也是我最近几年的发明,而且都是更新后的产品。目前还只用来进行实验,这次任务中我没想到所发挥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接着从我身边拿起箱子说:这个,我就先带回实验室了。J队?#20445;?#20320;也赶紧休息吧。珍妮还在基地门口等你呢?

  我用手抓了抓头发,脸稍微红了一下,朝E博士说:谢谢提醒,再见。

  说完,我直接朝基地门口跑去。

  当我到达那里?#20445;?#21482;见珍妮正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卡达兽”帽子,围着“李子狐”围?#20445;?#32972;靠着基地站着。

  “珍妮”我朝她喊道

  她转过身,?#21561;?#25105;,蓝宝石的眼睛瞬间红通通起来,像是发炎一般,没说一句话就直接扑进我的怀里。

  我?#21355;?#22320;抱住她,呼吸着她秀发的香味,这次?#30452;?#21448;是一个多月,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

  记得刚离开的时候还是深秋时分,没想到一回来就?#21561;?#25972;个世界已经被洁白的雪片覆盖。

  3757年的地球一年四季依然存在,不过?#25345;?#23427;的可不仅仅只有?#27515;?#20102;。我们现在的地球生活着两个?#27515;?#31181;族,一种是一直存在的真正的?#27515;啵?#19968;种是被改造后的改造人。

  改造人有又分为两类,有海洋人和动物人。

  不过,我们可以共同生活,共同生存在同一片天空下。我的队友中也有很多改造人,而且他们比我们更能很好的执行任务。

  种族之分在3757年的今天是没?#24184;?#20041;的一个词。它完全被人们淡化。

  我在珍妮的陪同下踏着飞舞的雪花,穿过?#34987;?#30340;?#26143;?#36208;进狭窄的街道,最后回到我们共**住的公寓。

  这公寓是我和珍妮大学毕业后共同组建的新家,我在进入时空作战队之前一直同珍妮住在这里,即使进入时空作战队后,?#30475;?#22238;来,我也是住在这里,只是自从我进去时空作战队后,居住的机会却越来越少,繁忙的时?#32617;?#26053;让我没有时间回到这温馨的家中。

  我也好久没有同珍妮一起吃饭,而且上次准备一块吃饭都没有进到餐厅,就被总部叫去执行任务。

  总之,工作一直纠缠在我与珍妮之间,让我们总是心烦意乱。

  不过好在,我们的爱不会因为它们而改变。

  回到家中,我赶紧洗了个?#20154;?#28577;,泡在?#20154;?#20013;的感觉真的好舒服,我感觉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了开来。想想在火星那?#21482;?#20937;的星球上一直与一群想杀我的怪物纠缠,就是头痛。还是家里的感觉舒服,真好。

  我就这样在浴缸了泡了好久好久,似乎只有浸泡才能把身体里的疲倦排除体外。

  我正闭着眼睛享受?#20445;?#29645;妮在外面说道:J,洗好了吗?

  我说:马上就好。

  看来我必须吃点东西,然后躺到松软的床上休息了。我从浴缸里站起来。伸手拿起摆放在右?#30452;?#30340;浴巾,擦干身体。穿上珍妮为我拿的?#20081;?#26381;。

  ?#35757;?#20912;冷的战服,换上柔软的休?#24184;?#26381;,总觉得身体轻了很多,甚至觉得只要稍微的用力就能飞起来似的。

  我同珍妮吃完?#20849;?#21518;,便一同回到卧室,躺在松软的床上。

  一个多月,我?#29992;挥?#20687;今天这样放松过自己,那紧绷习惯的神经,似乎都有点无法接受这松软的床垫。反而令我难以入睡了。

  然而我不得不想着三天后的晋升大会。当听到主席台上传出我的名字?#20445;?#25105;激动的不知所措,是我“J.马克”。真是我,我握住珍妮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请J.马克上前接受时空作战队的晋升”。

  珍妮提醒我:J,快上去吧,“爱生”的耀眼光芒正在召唤着你。

  我吻了珍妮一下,站起来,努力地控制住激动的情绪,穿过不断向我鼓掌欢呼的人?#28023;?#26397;主席台走去,这其中?#34892;?#22810;我之前的队友,他们为我的晋升高兴,也为我能真正加入时空作战队而高兴。

  “爱生”是标志着一名时空作战实?#25226;?#25163;成为真正的时空作战队员的荣誉认可。

  而我终于获得了。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时空作战队员。

  我站在台上,接受了吕克将军为我戴上晋升为“爱生”的勋章。

  这一刻,我终于得?#35766;?#24895;。我向哥哥许下的诺?#28798;?#20110;实现了。现在我能够与他并肩作战。我为这一刻的自己而骄傲。

  我?#34892;荒切?#20026;?#19968;?#21628;的人?#28023;?#25105;热爱他们,更热爱他们所赋予我的责任。

  我向他们深深地鞠了一躬,因为他们,我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晋升的队?#34987;?#26377;:艾特.克鲁斯,孙越,比特.蒙克,瓦力娅.爱德华,崔佳,K.拉瓦克。

  总共七人。

  我与崔佳,孙越,艾特是?#27515;啵?#29926;力娅是海洋人,比特与K是动物人。我们七个人是今年最优秀的时空作战实习生,剩下的队?#34987;?#20998;配到其他不同的岗位。

  例如我的好朋友约克.肖他被分配到指挥室,进行助理工作。王霜霜被分配到实验室,进行实验测试工作。总之我们都被分到适合自己的岗位。

  不过,在晋升大会即将结束的时候,吕克将军?#21448;?#24109;台站起来,严肃地向我们宣布了第八位晋升战士,这是我们完全没有想到是事情。第八位,我们始料未?#21834;?p>  晋升大会一直都是选出本年度最优秀的七名时空战士,第八名从来都没?#23567;?#21487;是吕克将军已经念出了他的名字:

  斯蒂芬.夏洛特.杰克。

  紧接着将军身后的大屏幕出现了杰克的资?#24076;?#25105;定睛一看,是他,原来是他,我见过,真的见过。

  在晋升大会的前一天,我?#21561;?#19968;名年老的时空作战队员返回了基地,他是在3721年被派去柯斯亚伯星系的地奥木星进?#24418;?#31181;收集任务,可没想到他一去就是整整36年。

  我?#21561;?#20182;?#20445;?#20182;还穿着36年前纯黑色的x—5时空战服,?#25104;?#33485;白,身上的皮肤松弛着,手指骨节凸出,原本应该是黑色的眉毛显?#22659;?#24189;深的紫蓝色。他回来时手里也提着一个箱子,箱子被纯黑色的金属包裹,里面发出“吱吱吱”的响声,似乎是关压着一种动物。他的深情非常疲惫,眼神暗淡无光。

  不过在他走进治疗室?#20445;?#20284;乎注意到了在一旁偷看的我,他稍微楞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20234;?#24537;走开,继续寻找资料。

  吕克将军以及物种研究室主?#21355;?#20029;都亲自接待他。并指派最好的医疗小组为他进行治疗。

  没想到他会是第八位晋升的时空战士,他的一张照片中有我?#30422;?#30340;身影,更没想到他居然是与我?#30422;?#21516;一批时空战士实习生。?#21561;?#36825;里,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的神经开?#20960;?#36895;的运转,我想我?#30422;?#30340;失踪,他可能会了解一些,或者说会知道他一些情况。

  珍妮?#21561;?#25105;的情绪激动起来,心里也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紧紧地搂住我的腰,将脸贴在我的肩上。

  ?#19968;?#27785;寂在?#30422;?#31361;然消失的记忆里,那里一片荒凉漆黑,似乎没有任何人影,我与?#30422;?#30340;最后一次通话就是他站在一颗毫无生机的星球上的画面,然而那就是我与他永别式的通话了。

  时空战士迷失在时间里是常有的事情,但一般情况都会返回,可?#30422;?#21364;没有回来,即使时隔36年的杰克都成功返回了,可?#30422;?#20026;什么没有呢?为什么?

  晋升大会结束后,人们缓缓离开,只有珍妮坐在我身旁,一直陪伴着我,没有离去,她就是这么贴心,在我?#36865;?#30340;时候,一直默默地守护在我的身旁。

  约克从我身后走来,对我说:J,祝贺你终于晋升为“爱生”。

  我努力地控制住激动地情绪,让脸颊挤?#20923;魷苍?#30340;神色说:约克,谢谢你。

  他听到我的回答,笑了起来。

  “你这?#19968;?#27704;远都不懂的谦虚。”接着用手指了指吕克将军,用右手遮住嘴角轻声地对我说“他是我的直接boss”

  ?#30333;?#20320;好运”我朝跟在将军身后的约克喊道。

  他背对着我潇洒地朝?#19968;?#20102;挥手,急忙地去追赶刚刚走出会场的吕克将军。

  我收回目光,亲吻了珍妮,盯着她宝石般的蓝眼睛说:咱们也回去吧。

  珍妮陪着我走出了会场,我们站在高高地台阶之上,望着?#36947;?#33394;的太空,看着?#34987;?#30340;城市在忙忙碌碌地发展,?#27604;佟?p>  我想,我?#21561;?#30340;天空如果能是真的多好啊。

  3757年的地球已经被破坏的没有了面貌。臭氧层被完全破坏,天气也越来越恶劣。那?#36947;?#33394;的天空其实是科学家们利用科技技术投射到天空的拟真画面。

  我又低下头,搂着珍妮朝公寓走去。回去的路上,我一言不发,?#24503;?#22312;我我们周围的雪花我都没有注意到。

  我心里一直在想?#30422;祝?#20182;已经与我整整10年没?#36763;?#31995;了。也没有与时空作战基地联系。

  他们怀疑?#30422;?#34987;卷进了时空黑洞。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而我完全不相信这个说法,我的?#30422;?#26159;非常优秀的时空战士,他是伟大而不可战胜的。他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怎么会轻易地被黑洞吞噬呢?

  再者说,我们时空战士在进行训练的时候都有练习黑洞逃脱技能。即使?#30422;?#30495;的遇到了黑洞,我想他也会逃?#35757;?#30340;。

  可这一切的遐想是我大脑完全不能接受现实而编造的,因为?#30422;?#20986;事的时侯,他的通讯设备也正与总部连接。图像明确的显?#22659;齦盖?#34987;黑洞卷进去的画面。

  从那一刻起,我永远的失去了他,永远的失去了。

  哥哥曾?#20498;??#30422;?#26159;我们的骄傲,他生是伟大的,死也是伟大的。他的伟大我们所有人都会记住的。

  我相信哥哥,我相信哥哥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都是值得我所信任的。

  回到公寓,我躺到床上,闭上眼睛,?#27425;?#38382;着自己,黑洞那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吗?

  午饭是在黄昏的时候吃的,珍妮坐在我对面,低着头,不断地吃饭夹菜,没有说任何一句?#21834;?p>  我放下筷子对她说:珍妮,我平时不在家的时候你也一直用筷子吃饭吗?

  她慢慢抬起头,?#25104;?#26377;点苍白,不过更多的是惊讶。

  是的。我已经能熟练的使用它们了。说到这点上,她的眼神里突然流?#20923;?#19968;种自豪?#23567;?p>  她是个典型的西方女孩,让她用筷子实在是为难她了。因为刀叉才是她最擅长的?#36884;摺?p>  想到她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不断用筷子,我的心里是?#36865;矗?#26159;幸福,一股暖流缓缓地流淌在我的心间。

  珍妮,我爱你。我抓住她的手,认真地告诉她。

  夜晚,我们躺在床上,我搂着她,抚摸着她柔软的身躯。她也抱着我,我们一起望着窗外银?#33258;?#20809;下不断飘落的雪花。

  这温馨的场景,暂时让我忘记了旅途中的艰辛与磨难。

  我也该好好陪着她,享受一下普通人的幸福生活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才从睡梦中醒来,醒来时珍妮已经离开了。

  她今天还要到学校上课得。忘记说了,她现在是阿勒克姆学院的生物基因?#28108;Α?#20027;要教授基因修复课程。

  我起床后发现我床头的通讯器在不停地?#20102;浮?p>  看来我又要起航。开始新一轮的时?#32617;?#26053;了。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