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26494;?#25110;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40763;?#26102;间:2019-04-27 00:51:01
  1. 爱阅小说
  2. ?#19978;?/a>
  3. 无谋
  4. 第一章罢工风潮

第一章罢工风潮

更新于:2018-03-17 14:28:08 字数:5608

字体: 字?#29275;?/span>
  “微月,收拾好了没,?#27809;?#23478;了。”胖老头沈泰慢慢悠悠地走上二楼,轻轻敲了敲紧闭的房门。

  “来拉。”门开了,一身运动装的沈微月轻巧地接过老头手中的包,“终于可以回家拉,我的暑假?#24613;?#36825;里消耗殆尽了啊~”

  “呵呵,等我们回到家,你也差不多要去大学报道咯。”胖老头很慈爱地提醒自己的孙女。“对了,前几天我给你的那道?#22839;?#20803;灵呢?你炼化了没?”

  女孩微微一怔,很快回答:“我把它从聚灵珠里引出来后,它就失去灵性了啊,根本就不需要炼化,吸收了好象也没什么作用呢。”

  “果然这样啊,看来想从瓜分完的?#24615;?#20013;捡漏真不容易。”老头咂咂嘴,很有几分懊恼的样子。

  “爷爷你又在转移话题,快说,怎么补偿我的暑假!”

  “那个……”老头眉?#20998;?#20102;一下,捏着口袋里那颗血红的聚灵珠,“回去我给你两颗灵丹妙药?”

  “谁稀罕拉~”沈微月冲老头俏皮地一皱鼻子,先一步跑到门前,拧开把手,才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冲老头问道:“对了,他们找到小左没?”

  老头捏了下圆圆?#35851;?#22836;:“那小?#26377;?#22826;野,这下子没了诅咒的束缚,谁知道他跑哪去了。”老头顿了一下,仿佛在考虑什么似的,走了两步来到屋外,随手把门关上,“其实,当时我收他为徒的时候,就看得出他心境不定,纵然天纵奇才,在这修行的路上也走不了多远。”

  “那怎么办?”女孩走在?#25034;?#27809;有回头,语速?#20174;行┘鼻小?p>  “放弃他吧,以后暑假你也不用再来这五夷山了。”沈泰的语气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停下脚步,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一番话来。

  “哦。”沈微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直到感觉不对劲才回过头来,“爷爷快呀,展延他们肯定等急了!”

  “诶,走吧。”沈泰迈开步子,仿佛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肖佐正无比热忱地赞美牛顿,因为他正陶醉在重力加速?#21364;?#26469;的高潮之中。据肖氏典籍记载;肖家的一位先辈曾将一凶兽封印在一条山脉之下,那山脉自封印了凶兽以后,便从四夷山改称五夷山了。而那被封印的凶兽虽不?#21834;?#22235;凶”威势滔天,却也颇具神通,在斗法失败之际,深刻地诅咒了肖家的遗传生育功能:?#27531;?#27663;血脉,必然难以修行,而且终生不得离开其聚居的五夷山方圆二百里。肖佐作为肖家的外门弟子,四岁起便卖给沈?#26131;?#28809;鼎,十?#21738;?#26469;每年?#24615;?#33410;,沈泰便带着孙女来同肖佐双xiu一次。因为诅咒的关系,纵?#20999;?#20304;天生阳脉,也无法修真,在这所谓的双xiu中,根本就是被采补的一方,十?#21738;?#19968;直靠灵药透支生命活着。

  直到今年,逐渐衰弱的凶兽引来了多家修真?#26131;?#21644;门派。在破开封印将凶兽吃干抹净后而,肖佐也终于将在其生命中的第十八个?#24615;?#33410;,迎来?#26494;?#30340;终结。

  不过就在?#24615;?#33410;前一天,沈泰的孙女沈微月让人给肖佐送去一个聚灵珠,不过半天,肖佐就失踪了。这下可炸了锅,一时间五夷山漫山遍野都是那些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高手们;地方报纸上肖佐的脑袋被大幅放大,悬?#24466;?#39069;直?#30772;?#36890;市民的心理承受极限;各周边地区,上到一把手,下到城管混混(不要问我这两者为什么并?#23567;?#20154;手一张肖佐的半身相;一张针对肖佐的大网正铺天盖地地罩下……

  !嘎!大网消失了,因为有人把肖佐房里那颗变得血红的聚灵珠交到了沈泰的手里……

  前事毕

  正在自由落体的肖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配合高速的运动,仿佛正在通过时间隧道一般。其实他自己知道:将最后一份本命精元封入聚灵珠的自己,空虚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支持强健的魂魄,老化正是身体崩坏?#35851;?#29616;。问题是,他正往凶兽破封而出的大坑跌落,究竟是先摔死,还是先老死呢?是先“啪?#34987;?#26159;先“啊”呢。

  据说人临死时,时间会被无限地延长,长到你可以回放完自己的一生,于是,肖佐现在很困惑,?#32610;?#22353;咋这深呢?我好象已经把十?#22235;?#37117;回放一遍了呀,咋还没到?#36208;鄭?#35201;不再回放一次?”

  万有引力的验证还在继续中……肖佐的意识渐渐模糊,突然一个念头闯入脑海:穿越!只要距离足够,下落的速度是可以突破光速的!超越光速就可以突破时间空间的束缚,然后就……穿越了!哦耶~我果然是主角,还是热门的穿越类主角……

  “?#20855;矗 ?#32918;佐那老迈的身躯着地了,跌得粉身碎骨,死无全尸,碎骨和肉渣混在一起,冒着泡沫的暗红液体逐渐漫延在干涸的石地?#31232;?#30475;来是先“啪?#34180;?p>  Ok,肖佐嗝屁了……全书完

  距离肖佐摔死已经七天了,也就是说,肖佐的头七已过了。

  黝黑的深坑底部,肖佐的鬼魂盘着膝托着腮,愁眉苦脸地看着那一团半腐败的烂肉,确切地说,那?#20999;?#20304;自己的尸体。

  “哇啊啊啊,没有穿越啊,死掉了啊,死无全尸啊,死无葬身之地了啊!!”

  鬼魂状态的肖佐,还是十八岁的面貌,看来肉体的老化崩坏并没有影响到魂魄的状态。

  象肖佐这?#20013;?#34892;不到家的人死后同一般人并无分别,魂魄会有七天无意识的存在时间,那便是所谓的头七;头七过后,魂魄就会回复生前的意识,是之谓鬼变,严格来说,这个时候,魂魄便应该称作鬼魂了。一般来讲,作为鬼魂,发展方向有四个。

  正常的就是无常接去地府报到,根据生死簿判断去向。

  较为平和的是逃过地府的?#20961;椋?#22235;处游荡的孤魂野鬼,这种转职方向属于流串作案,成天要防备地府的稽查,优点就是只要不作恶,还是比较逍遥的。

  若是死的时候阴气重,临死时又怨气足,戾气深的,转职做厉鬼是再合适不过的,这种职业就象出来混一样,混得好风生水起,割据一方,甚至得到地府官方承认;混得差了让?#26494;鋇没?#39134;魄散,化?#19968;?#21435;了。

  最后一种,死的时候因缘际汇,鬼变一成就天赋异秉,再稍加机遇,成就鬼修。这算是隐藏职业,专为主角?#24613;浮?#33267;于怎样才算是因缘际汇?只要是主角,怎么样都算拉。

  很显然,肖佐没有遇上所谓的因缘际汇,就在他对着自己的尸体抓狂和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裂缝在他面?#32610;?#24320;了交错的獠牙,一只长满褐色鬃毛的绿色爪子从裂缝那一面伸了过来,一把抓住肖佐的脑袋就往里拉。

  “什么玩意……哇啊!”随着被拉进裂缝的肖佐一声惨叫,犬牙交错的裂缝象关上的拉链般消失了。肖佐被人拎着脑袋一阵风驰电掣,正感觉七荤八素、不知上下左右的时候,脑袋上一股大力将其狠狠往下一掼,好一阵头昏眼花,半晌才回过神来。

  抬眼四顾,肖佐只觉周遭一片黑雾漫漫,?#20063;?#38452;风没个定向的刮将起来,?#24615;?#30528;刺耳的哭号之声,不时有?#32769;?#30340;鬼魅之像于黑雾内翻滚浮现。?#23545;?#26395;见一座城池,乌油油的飞檐跳角,黑?#37257;?#30340;城门塔楼,一扇正门高有十丈,正门上方“酆都”两字红光?#20063;遥?#23454;在是个万千气象。

  观望片刻,只见身边不断有鬼差鬼卒提着新死的魂魄往酆都城飘去,肖佐心下犹豫,思量着是否要趁着没鬼看管溜之大吉。

  “唉,罢了!”几番心思较量,肖佐双足一抬,忽忽地向那酆都鬼城飘荡过去。

  及至城下,发觉城门口还有几个恶鬼把门,只见那好恶鬼,个个身长三丈,发似朱砂,脸如蓝靛,铜铃目、血盆口,手持?#31455;?#21449;、腰横打鬼棒,好一幅……蔫了吧唧的气派。见肖佐独个儿靠上前来。一个头扎白?#32487;?#30340;鬼卒跌坐在地,?#35010;?#27915;地一杵手中钢叉,厚重的眼皮往起一抬,倦声问道:“汝是哪方魂魄,来?#39536;?#37117;何干?速速讲明,如若不然……拿你下酒!”

  肖佐也是纳闷,自己新死不久,被人拉扯至此,也无个交代,愣睁地便往下丢,及至此时,还不知是何究竟,心下无奈:看来我肖佐?#26494;?#27880;定是他人一盘菜呀。

  那鬼卒见他怔怔地发呆,心中不?#20572;?#19968;打哈欠:“不知哪个牛头马面,又将头七未过的浑子给拘了,快快进去,莫要坏了大事。”说着拿钢叉一拨,肖佐只觉腾空而起,往那黑洞洞的大门跌撞而去,匆忙中回头一?#24120;?#21482;看见那鬼卒头上白布,上书两气势雄浑的大字——“罢工”!

  肖佐是个懒人,肖佐很有毅力。多数人认为懒人之所以懒是因为没有毅力,但显然,肖佐是个很有毅力的懒人,从小到大,他认准的事,很少有做不到的;他被认为是个懒人,实在是因为:他认准的事太少了……

  鬼城“酆都”,距重庆市区172公里,下游距宜昌476公里,是顺游长江三峡的第一个旅游景区,据说被三峡蓄水给淹了。当然,这和肖佐眼前的酆都相去甚远。

  白色的罢工风潮席卷鬼城。放眼望去,不着边际的都是标语横幅:

  “抗议克扣农民工工资!”,看来想在地府打工混口饭吃还挺难的。

  “挺起鬼族的脊?#28023;?#20915;不卑躬屈膝!”,愤怒是一种生活态度。

  ?#25226;?#32599;王道歉!秦广王下台!!”地府的民主建设成效真高……

  “平心娘娘我爱你~~!!?#34180;?#25552;倡恋爱自由,?#27493;?#21644;谐地府呀。

  肖佐正看得起劲,一?#22909;?#24515;激愤的牛头马面,高举“?#26377;健?#22823;旗?#35851;加?#32780;来,漫天?#23601;?#39134;扬过后,坚硬的大地上,薄饼状的肖佐向天感慨:“本报讯:此次罢工,发生若干起踩踏事故,零?#36865;觥!?p>  酆都城座北朝南,背倚十万阴山,内城千顷,设东南西北四门,平日只开西门供各处?#20301;?#19978;森罗宝殿接受审?#23567;?p>  “此次罢工抗议,得到了森罗宝殿内部员工的大力支持,东南?#27604;?#38376;从内部向鬼众开放,一时间,除正出国访问的秦广王外,九殿阎君皆被激愤的鬼众堵在森罗宝殿内。据目测,直?#20004;?#26085;卯时,在殿前广场静坐的鬼众,已突破十万,更有消息称,还有数十万鬼众正从鬼门关、望乡台、奈何?#25319;?#36718;回池各处赶来。而面对如此众多的鬼众,九殿阎君?#20004;?#20173;未露面,也未向外界就此次抗议活动发表任何?#26376;邸?#29616;在让我们采访一下现场鬼众,啊,那边正有一位鬼魂向这里飘来~”

  话?#30340;切?#20304;被汹涌的鬼流?#26041;?#20869;城,却发现内城比起外城平和太多:黑白无常、牛头马面、?#20301;?#37326;鬼,各色鬼众在广场上泾渭分明地静坐。就在肖佐举棋不定的当儿,一个穿着女性职业上装的女鬼向他飘了过来,为什么只有上装呢?因为她下身是烟雾状的……

  ?#32610;?#20301;鬼魂!”记者女鬼一把将肖佐拉入镜头,“看来你还是一名没有入籍的?#20301;輳?#33021;不能向我们大家说说,是什么促使你还没入籍就爆发出如此的热情,来?#24230;?#36825;场鬼民的运动中呢?”

  “啊,是这样的,虽然呢,我的签证还没办下来,但是我很关心我移民以后的生活会变得怎样,作为一名生活在基层的民众……啊,是鬼众,作为地府组成的一份子,我有权利、有义务来参加这?#38382;フ健?#27809;错,这不是一?#20301;?#21160;,这是一场战争,是一场没有鲜血和硝烟的圣战啊啊啊~~谢谢!”

  ……阴风阵阵

  “啊,很?#34892;?#36825;位充满?#20998;?#30340;鬼众。以上是《冥?#21450;说?#26723;》记者幽悠悠从现场发回的第一手报告,各位观众,我们稍后再见!”

  肖佐被记者幽悠悠小姐一脚蹬出镜头,正目送她扭着美妙的上身离去,突然感觉有只手搭在肩膀上,扭头一看,一条血红的舌头赫然入目:“妈呀!鬼啊!”

  “你才是鬼!老子是无常!”

  对哦,肖佐扭曲了半天才?#20174;?#36807;来,他自?#21512;?#22312;是鬼了:“妈呀!无常!”

  你活着的时候是搞笑艺人咩?那个白无常很无语地看着把鬼体扭曲成麻花状的肖佐:“把这个绑头上,跟我过来。”说着递给肖佐一顶帽子,说是帽子,其实也就一块三?#20999;?#30340;硬白布,粘上条白?#32487;酰?#30333;布上果然写着罢工二字。

  肖佐很听话地把帽子绑上,跟着白无常找了个角落坐下,那白无常从怀里掏出个褡裢来,抓了几棵连根的红花,撸去茎叶和花,把根往肖佐手上一塞:“先吃点,刚才你干得不错,?#34385;?#32467;束后肯定有赏。”

  肖佐看着手中还带着泥的根块,在身上搓吧搓吧,往嘴里丢去:?#32610;?#26159;什么?”

  “石蒜拉,好东西咯,看你表现好。”那白无常一把扯掉长舌头,往嘴里丢了块不带泥的根块。

  “你不是无常么?怎么……”肖佐看他浑不在意地扯下舌头,暗暗有些吓到。

  “工作制服咯,不扮得象一点,怎么混口饭吃?”说着,白无常还一本正经地伸手正了正头上那高高的帽冠,“你死前是干什么的?不会真的是搞笑艺人吧?”

  “一个为经典物理学奋?#20998;?#36523;的年轻学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肖佐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我倒真的没想到,地府是这个样子……”

  “我?#19981;?#21644;研究物理的人打交道,因为那样可以?#29916;?#25105;的存在和无常。”

  “你的笑?#32610;?#36457;?#25319;?#32918;佐嘟囔了一声,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到鬼声鼎沸的广场?#31232;?#23545;于一个外来户,充斥着各色鬼众的殿前广场,显然比一个?#32435;?#30340;无常要有吸引力的多,肖佐已经打算飘起来四处逛逛了。

  ?#30333;?#30528;!”无常一把手将肖佐压住,“好吧,我承认在秦广王手下时,和那些该死的天使和恶魔们打交道,成天喋喋不休的讨价还价已经快把我逼疯了,所以我的舌头现在有些不大好使。但是你要知道,我在[对外办]里只不过是一个储备干部,只拿着1020的月薪!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和我就这个职工待遇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吗?!。”

  随着这个工作压力过大的无常心?#24615;?#27668;的不断爆发,?#35805;?#30528;肩膀的肖佐被一点一点地压成饼状:“我想在和你深入之前,你应该让我知道,眼下究竟是什么情况。”肖佐以纯洁的45度仰望这个无常,言语的组织方式上已经明显向强势的一方靠拢。

  “那好吧,”无常很满意地收起他干枯的爪子,眼角渐渐带起笑意,“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33267;ⅲ?#21483;我老林就可以,你呢,年轻的学子?”他很着重的强调了一下“年轻的学子”几个字眼,带着浓重的调侃意味。

  “肖佐,叫小左也?#23567;!?#34429;然已经是可以?#25105;?#21464;形的鬼魂形态,肖佐还是觉得应该为自己的肩膀做点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里,空气中堆砌着老林的牢骚、咒骂以及一大堆肖佐不明所以的地府专有名词。而肖佐除了在老?#30452;?#29616;出质问的时候,?#23454;?#22320;“恩?#34987;頡?#21834;”一下外,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所幸的是,他那已经鬼魂化的大脑,还能从这一系列毫无逻辑可言的废话中,整理出他所想了解的情报。

  首先是阎罗王签署了一项新的法案——涉及大幅减?#20581;?#35009;员,以及决定将一大部分囚犯丢去轮回成渣;接着,在同天?#30473;?#28860;狱的谈判中,秦广王主动?#26723;?#20102;3个百分点的关税,以及定立单方面的免签证协议等等……然后,这场规模浩大的罢工抗议活动就爆发了。让肖佐惊讶的是:眼?#32610;?#20010;拿着微薄薪资的、有着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和一个下岗老婆的、正在不断自我赞美以及怨天?#28909;?#30340;无常大叔,竟然是这场罢工的发起鬼之一。

  就在肖佐考虑是否需要借助什么道具来让眼前的碎嘴子?#31807;?#19979;来的时候,一只大手就这么拎着那顶高帽子,将正陶醉在自说自话中的?#33267;?#32473;提了起来,“你便是那无常?#33267;ⅲ俊?/div>

字体: 字?#29275;?/span>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