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26 08:51: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万界之圣灵重生
  4. 第四章 浩雷宗

第四章 浩雷宗

更新于:2018-03-17 14:36:22 字数:3261

  因为林萱还要要养伤,我也不多留下来打扰,与林萱说了明日会动身浩雷宗后,交待林萱安心养伤,我才离去。

  知?#38647;约?#22825;赋不凡,而?#19968;?#20250;有生命危险后,我更加不敢怠慢,一回到房间便开始修炼。

  修炼可以代替睡觉,只是我现在境界还很低,用修炼来代替睡觉并不是很好。

  当我睡了一觉起来,天际已经升起一缕阳光。我连忙去向林萱告别,然后与二哥、大哥一起前往浩雷宗。

  此次路程遥远,就算是二哥快马加鞭的赶回来都用了近一周时间,这次有大哥这个伤员自然需要更久的时间。

  浩雷宗位于夕国国都附近,一路上至少要经过三座城市,在路途中,我仔细观察经过的城市,话说回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19968;?#27809;出个青罗城的范围。就算是青罗城也是曾跟着父亲才去的。

  夕国的城市还真不错,这种繁华程度都快要比得上前世的大城市了。我心中赞叹。

  行了大约十日,我们终于来到了现今夕国第一宗门,浩雷宗。

  路途也算是一帆风顺,至于那些打劫的山贼两三下就被二哥清除了。我自然是暗羡慕。

  “浩雷宗”三个大字刻在立于宗门口一块巨型的石碑之上,在周围还有不少石亭。那些守门的弟子见到二哥后,皆是恭敬地?#26263;?

  “林师兄。”

  二哥点了点头,指了指身后的我,含笑道:

  “诸位师弟,此次上山我带家人疗伤,已获得师尊同意。”

  一名身材略微瘦些的弟子道:

  “既然孟师都同意,我们自然不敢阻拦,林师兄请进……”

  浩雷宗一干守门弟子让出一条道路。

  “哟~这不是林师弟吗?一晋升核心弟子就随便带人进来了,真是好本事啊?”

  正当我们要进入宗门时,一个尖酸刻薄地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的目光放在那人身上,同样是一身浩雷宗服装,不过与周围地那些弟子服装的颜色不同,既不是灰色也不是白色,而是橙色。

  与二哥此时的宗门服装颜色一样,显然是一名核心弟子。

  其年龄不过二十岁,虽然长相平凡但却不容小嘘,能成核心弟子的人都不会简单,当我与那双眼睛四目相对时,我竟然感到一股寒意。

  我脸色微变,连忙侧过头去,二哥轻哼一声,说道:

  “李师兄此言诧异,我大哥身受重伤,做弟弟的也不能?#36824;埽?#33509;李师兄有事,隔日林雷自当前去拜访。”

  “林师弟怕是误会我了,我只是好心提醒而已……”

  那位李师兄说罢,便转身向宗门内退去……

  我望着那道背影,心里已是风起云涌,暗骂道:

  小破孩,等老?#26377;?#20026;比你高了看你还敢在老子面前拽?

  我上前一步,向二哥问:

  “二哥,那位是……”

  二哥并未解释,示意我进山门。

  待我们纷?#33258;?#21435;,一位守门弟子?#37027;?#22320;说道:

  “林师兄还真是天才,不仅那么年轻就成了核心弟子而且连元池都觉醒了!真是让人嫉妒啊!”

  “不过现在我们大师兄已经把他当做第一大威胁,大师兄的人和林师兄的关系很差啊?”有一名守门弟子说道。

  “要是林师?#20013;?#20026;再高些就不用忍住了,?#19978;?#26519;师?#31181;?#26159;刚入核心弟子,而大师兄已经进入核心弟子多年。”

  “哼!你们懂什么,林师兄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一位年纪略大的弟子轻哼道,?#27492;?#36523;上?#36335;?#30340;颜色就知道,白色,这是一名内门弟子。

  话说这位的年龄不知大林雷多少但却得恭恭敬敬喊林雷一声师兄,?#19978;?#36825;个世界对实力是如何的看重。

  浩雷宗对弟子的等级分的十分详细,在宗门内一般都得穿宗服,而他们身上穿?#36335;?#30340;颜色就能分得清弟子的等级,分别为:

  灰衣记名弟子、白衣外门弟子、黄衣内门弟子和橙衣核心弟子。

  记名弟子一般是入门时,因为资质太差而又想留下来,在浩雷宗内这些记名弟子就像仆人一般。浩雷宗贵为夕国第一宗门,弟子大部分时间都要修炼或者试炼,有这些记名弟子帮忙干活何乐而不为。

  外门弟子其实已经算作浩雷宗的弟子了,只是因为才入门不久,年龄小,修为?#36824;?#30340;问题,不适合去内门弟子那个圈。

  内门弟子则是宗内的中流砥柱,会出去完成宗门发派的任务。

  核心弟子在浩雷宗内十分少,整个浩雷宗拥有的核心弟子不超过两百人,个个都是精英,权利堪比外门长老。

  二哥的住所是一座不错的小院,打理好一切,二哥才叮嘱我道:

  “我现在虽然是核心弟子,但是毕竟才晋级,底子薄弱,而如今拜入孟师门下,大师兄对我有些不善。我不在时,不要随便出去。”

  我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二哥因为回到宗门所?#21592;?#39035;去先拜访孟青天,孟青天就是二哥口中孟师的名字,孟青天作为浩雷宗的第一供奉在实力和权利方面仅次于宗主。

  更何况还是一名元灵师。

  而且想要就大哥也需要孟师出手。

  让我有些郁闷的就是我现在有资质不能修炼。大哥在这里,难不成要在他面前修炼不成?这样不就完全暴露了?

  不说林萱的叮嘱,就算是没有叮嘱我也不会这样做。

  无事之际,我正好能与这位就别重逢的大哥聊了起来。

  傍晚,二哥便拿着药回来,大哥吃完药后,二哥给大哥疗伤后,便去修炼去了。

  …………

  随着时间的推进,大哥受伤渐渐好转,直到两周后便可以下床走路了。

  而我来这浩雷宗的第十六天,我期?#25105;?#20037;的雷池终于开起了。虽然我早已经可以修炼了,但这个秘密却不能透?#21486;?#36275;足忍了十六天,那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三弟,我?#20146;?#21543;!”二哥带着我向浩雷宗深处行去。

  雷池,作为浩雷宗三大圣地之一,也是浩雷宗最大的资源。能够人废人修炼这种逆天功效也只有雷池能?#35805;?#21040;,三府七国面积何其之大,不乏有一些王宫贵族的子嗣是废人,那些贵族自然丢不下这个脸,不得不花大价钱让他们去雷池泡泡,伪武者总比废人好吧……

  浩雷宗虽然每年只开一次,但单单这一次所赚的钱就占有浩雷宗每年总收入的一半。

  雷池位于浩雷宗内一座大型山谷中,整个雷池水域?#30342;?#21315;?#20303;?#19968;次至少能容纳千人左右。

  此时山谷中至少有数千人之多,也就是说想要所有人都泡雷池,至少要分十批。

  虽然这里很热闹,但我?#27492;?#27627;不受影响,我的目光已经深深被那雷池所吸引了。

  “这应该只是普通的水?为什么里面会有?#21069;?#24189;蓝地雷霆?”我看着那水中那道道快速游动的光影,陷入思索。

  那些蓝色雷霆恰似小蛇一般,?#36335;?#26377;着生命一样。

  二哥也是充满好奇的打量着雷池,不?#34503;?#21863;称赞:

  “不愧为我浩雷宗的圣地,真是壮观啊!”

  二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索,我突然问道:

  “二哥,难道你也是第一次来到雷池?”

  二哥轻咳一声,望着我笑骂道:

  “三弟,你当雷池是随随便便的地方吗?你二哥不就才成的核心弟子,以前怎么可能来这里。”

  我立刻明白过来,刚才去想雷池去了,还真没想到二哥也没有来过这雷池。

  “唉!”二哥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这雷池也不一定必需要核心弟子的身份,只是内门弟子想要去雷池必须得交一定的功劳值。”

  我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需要多少功劳值?”

  二哥苦笑道:“多少?差不多一千功劳值。”

  “一千?”

  “应该不是很多吧?”

  我心里疑惑,嘀咕道。

  “不错,的确是不多。但是三弟你有没有想过我才进入这浩雷宗多少年?”

  “多少年……”我微微一?#21486;?#20108;哥只比大哥小一岁左右,同样是十二岁进入宗门,而现在才十七岁。也就是说二哥在浩雷宗的时间才五年而已。

  “五年……五年……”

  二哥说道:“五年时间我大部分都用来修炼,不然也不会快成为核心弟子,而宗门内的任务我不过只接过二十二次,其中失败五次,功劳值不过刚过一千。”

  “咦?不对呀!二哥你不是?#30340;?#30340;功劳值已经过了一起吗?”我自然是听出端疑,立刻?#24202;?#36947;。

  “呵?#24688;?#19977;弟,我的确是过一千了,但是总不能为了去雷池被饿死吧?”二哥呵呵一笑,继续解释道:

  “天下可没有免费的食物,我们?#21051;?#27599;顿吃的东西虽然不?#20204;?#20294;却是会用功劳值。其实就是逼着我们出去做任务。”

  “啊?”

  我算是听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表情。

  “那二哥,你现在的功劳值是多少?还够?#36824;?#29992;?”我连忙一问。

  “嘿嘿!”

  二哥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但他的笑声中我就明白,二哥现在的功劳值绝对够用。

  果然,二哥笑着说:

  “本?#27425;?#26159;?#36824;?#29992;的,但幸好我拜入孟师门下,孟师那里随随便便一个任务便是几百功劳值……”

  二哥没有说下去,我也猜道二哥会说什么,便也没追问。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香港金牌六肖中特 平特两连肖赔多少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全天网页版 斯诺克直播吧 好运彩3历史记录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上海福彩网 牛牛天龙 五子棋黑棋必胜软件 澳洲幸运5下载 大乐透走势图200 胜分差什么意思是 快乐双彩2019019 上海基诺彩票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中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