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40763;?#26102;间:2019-04-27 00:53:3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数字生存法
  4. 第二章 放下武器

第二章 放下武器

更新于:2018-03-18 20:58:01 字数:7925

字体: 字号:
  “屋里的匪徒听着,你们已经?#35805;?#22260;了,放下你们的武器,?#26469;?#25265;着头走出来,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我睁开眼,透过汽车挡风玻璃我看到外面有十几辆警车,每辆警车旁都趴着两名举着枪的警员。我擦,这是什么情况?我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警车的副驾驶座上,?#21592;?#26159;一个女警察,很漂亮但不是我表妹。

  “师父,你醒了?”女警察笑着冲我说,“你都好几天没有怎么睡觉了,刚才你睡着了我就没有叫醒你。”

  ?#21834;?#20320;叫我什么?”我觉得头有些懵,这到底又是哪一出?

  “师父啊,你怎么了?我刚毕业跟着你实习,这些天一直都是叫你师父啊。”女警察?#24213;?#25423;了捏自己的鼻尖。

  砰砰砰,前面的屋子里传来几声枪响,紧接着外面的警察都开始开枪,一时间噼噼啪啪乱响。

  “师父小心?#20445;?#22899;警察搂着我的脖子趴在了汽车里面。外面大概交火了五六分钟,我听到有一个人在大声喊什么。又过了一会枪声停了,紧接着是汽车发动的声音,然后一群汽车都跟着发动开了出去。

  “许之,许之。你他妈在干什么?”中控台上对讲机发出很刺耳的声音,“人都让你放跑了,还不赶快去追!”

  “师父,我来开车,你一定要记得掩护我。”女警察发动?#24213;?#20063;跟着开了出去。

  “各单位请注意,歹徒驾驶的是一辆老款白色途观,正沿着南阳路行驶,B组在南阳路南段设卡。追击人员一定要注意行人安全,我们已经人工干预暂停了该路段所有无人驾驶汽车,一定不能?#20040;?#24466;跑了。”

  “注意注意,歹徒拐进了一个小胡同,我们正在紧追。”

  “注意注意,歹徒车停了。歹徒正向我们开火,请求支援。”

  “师父,?#19968;?#27809;有配枪,一会下车了能不能跟在你身后啊?”我们的车也来到了那个胡同。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歹徒所处的地点是一条死胡同,他们一定会做殊死反抗,大家注意安全,可以直接将歹?#20132;鞅小!?p>  “师父,咱们也下去吧。”女警察打开了?#24471;牛?#20934;备下车。“师父?你怎么了?”

  我觉得身体紧绷,外面的枪响一声声撞在我的心脏上,我突然想去小便。突然对面枪声停了,我们这边还在不停的开枪。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A组慢慢向前靠近,其他各组掩护。”三个警察举着盾牌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后面跟着三个警察弯着腰举着枪?#36214;?#20572;在路边?#21738;?#36742;车。

  “报告,没有发现歹徒踪影,没有发现歹徒踪?#21834;!?p>  “******,又让他们跑了。”对讲机里传来砰的一声,像是什么撞在汽车上的声音,我看了看车窗外,一个?#24515;?#35686;察正往我这边看,他?#21592;?#22320;上扔着一个摔坏的对讲机。

  “师父,咱们是不是闯祸了,局长正往咱们这边走呢。”女警察指了指后视镜里那个?#24515;?#35686;察,问我。

  “许之,你他妈给我出来。”局长一把拉开了我的?#24471;牛?#20280;手就拉我的胳膊。“整个局里为这场抓捕行动准备了一个多月,歹徒从你车旁跑过去,你却让他们从你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你他妈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天生害怕警察,更何况对着我发火的是一个局长。我站在车旁,觉得双腿在打颤。

  “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记得刚才明明在拍电影,怎么一转眼就在坐在警车里了。”

  “什么?你他妈说的什么玩意?”

  “我...我”

  “你他妈好好说?#21834;保?#23616;长一脸的不?#22836;场?p>  “我记得我是一个演员,刚才正在拍一个抗?#31449;紓?#25105;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的表妹去哪?我看了一圈,周围全是一闪一闪的警车。

  “你他妈吃错药了吧?”

  “局长,您别生气,师父最近压力太大正在接受抗?#38047;?#27835;疗,今天的事可能跟这有关系吧。”一直在我身边的女警察对局长说。

  “我才?#36824;?#20320;有什么病,这几天你不用来?#20064;?#20102;。”局长转身走了。

  “师父,我送你回家吧,你累好几天了,回家好好歇歇。”

  “你说我是一个警察?”我坐到车上,转过头问女警察,我实在不相信。

  “对啊,你都做了五六年警察了,你到底怎么了嘛?”她发动汽车,“请系?#20064;?#20840;带,我带你回家,师父。”

  “那你叫什么?”

  “我叫马小茹啊,师父,你行不行啊,这个玩笑就此打住吧。”她叫马小茹,我表妹也叫马小茹,这到底什么情况。

  “我没有看玩笑,我真的是一个演员,我刚才还在片场?#21335;?#21602;,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来你真的是压力太大了,师父你先闭上眼休息一会吧到你?#19968;?#24471;一会呢。”

  我休息什么啊我休息,短短两天时间我他妈超神了,明明跟王胖子喝酒喝得好好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表妹说王胖子是假的我信了,可是表妹又去哪了?

  “你见过我表妹没有?”

  “什么表妹?我没听说过你有表妹啊。”女警察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看向前方。

  “表妹说她要嫁给我,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对了,她也叫小茹。”

  “这么巧跟我同名,你要娶你表妹啊,近亲结婚法律好像不允许吧师父。”

  “小...小茹,我家住在哪啊?”

  女警察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这也不发烧啊,怎么连自己家在哪都不知道了。”

  “我现在脑子里有些乱,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奇怪了。”

  “这两天?这两天咱们俩负责监视一伙制毒贩毒的团伙,就是刚才那一帮人,咱们一直都在车里啊。刚才终于找到证据,就要收网了,你却变?#19978;?#22312;这样了,你说局长能不生气吗?”

  “行了,到家?#30149;!?#22899;警察把车停在路边对我说,“我陪你上去吧,看你现在这样子真让人不放心。”

  “这就是我家?”我面前是一座刚建好不久的高楼,大概有三十几层,?#21592;?#30340;建筑垃圾还没有清理干净。

  “对啊,不是你家难道还是我家啊。我真羡慕你啊,这么年轻就买房子了。”

  “我住在几楼?”

  “行了行了,你别说话了,我带你上去。”女警察拉着我就往里进。

  “许警官回来了?#20445;趴?#20445;安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诶,许警官今天怎么了?#38752;?#19978;去心情不好啊。”他从保安室出来跑到我面前,“谁惹您不高兴了?”

  “没事没事,许警官这两天太累了,你去忙你的吧。”女警察?#24213;?#25289;着我继续往前走。

  “奇怪,以前许警官?#30475;?#35265;到我都和我打招呼的。”保安在后面小声?#27490;?#30528;,回到了保安室。

  “他们这种人啊,就知道敷衍趋势,特别烦人。”女警察一边说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向上的按钮。

  趋炎附势,趋炎附势,趋炎附势,这个词一直在我脑子里转。

  几秒钟时间,电梯停在了16层。女警察拉着我走到一个黑色单页防盗门前,门上面有一个椭圆形的金属片,上面写着1602。

  趋炎附势,?#19968;?#22312;想着这个词。

  “钥匙呢?”女警察?#20301;?#25105;的肩膀,“到家啦,师父。”

  “我不知道有什么钥匙啊?#20445;?#25105;摸摸口袋,除了一把手枪和一部手机外什么都没有。手枪!我一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又伸过去手摸了摸,确实是一把手枪。

  “钥匙不就别在你腰?#19979;鎩保?#22899;警察伸手拿我的钥?#20303;?#25105;打了个激灵,把手枪掏了出来。

  “师父,你的枪都没有上交,回去又要被局长骂了。”女警察拿到钥匙打开门。

  “我怎么会有枪?”我站在?#36276;?#30475;着往房间里走的女警察,问她。

  “废话,你是警察当然有抢了,只?#19978;?#25105;是一个实习警察,还没有配枪的资格,要不然今天这伙歹徒怎么也跑不了。”女警察把钥匙挂在门?#21592;?#30340;一个小挂钩上,“进来啊,这是你家。”

  “我才几天没来给你打扫卫生,你家怎么又变怎么乱了,你看看都成什么样了,跟猪窝似的。师父啊,你真该考虑找个师娘了,家里没个女人怎么能?#23567;!?#22899;警察不知从哪找来一个蓝色塑料筐子,她把沙发上的?#36335;?#19968;件一件扔到筐子里,“我早就跟你说过脱下来的?#36335;?#30452;接放到洗衣机里洗了,你看看你,这些?#36335;?#25918;在沙发上都臭了。?#30475;?#31561;要我来给你收拾,要是哪天我嫁人了,看你怎么办?”

  “你真的不认识我表妹?”表妹在片场等着我呢,我这么长时间不回去,她该着急了。“我两个月前出过一次车祸,脑袋里有一块淤血还没取出来,所以记忆力有些混乱。但是我真的不记得在哪见过你?我表妹还在片场等着我呢,你能送我过去吗?”

  “拜托,你到底是怎么了嘛?你什么时候出过车祸,我怎么不知道。我跟你认识半年了,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什么表妹啊,也不记得你在什么片场执行过任务啊。”

  “你不信?你看看我的右胳膊。”我把袖子捋上去让她看。

  “怎么了,很白啊?”

  “不是,这里有条疤痕就是那次车祸留下的。”

  “哪有什么疤痕呢?”

  我转过头看着自己的胳膊,我他妈,胳膊好好的没有一点痕迹。

  “你该不会是精神分裂了吧?你可别吓唬我师父,我刚毕业跟着你还没学到什么东西呢,你要是挂了,我该怎么办?”

  “不是,昨天我这里真的有一条疤痕。”我指着自己的右胳膊。

  “师父,你饿了吧?我给你做点吃的,你坐沙发上等一会。”

  我突然觉得特别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表妹被一个?#24459;?#35124;褛?#21738;?#20154;用刀逼着往走,我拿着枪在后面追。突然他转过头对我笑了笑,一?#23545;?#22312;了表妹胸口上,表妹冲着我喊了一声表哥救我,就倒在了血泊里,我发疯似的对着那个男人开枪。

  “师父,师父,醒醒。”

  我睁开眼,女警察正弯着腰摇晃我的胳膊。

  “你做噩梦了师父?我听到你再喊什么,就赶快跑过来了。你没事吧?”

  “我梦见表妹了,她有危险。”

  “就是一个梦,现在没事了。师父,我给你做了蛋炒饭,你去?#31383;?#33080;清醒清醒赶快吃吧。”

  “一会吃完饭记得吃药,你的抗?#38047;?#30340;药放哪了?”

  “我不知道有什么药啊?”

  “就是你早上在车里吃?#21738;?#31181;药啊,算了,我帮你找吧。”女警察?#24213;?#25171;开我从警车上带回来的包,里面没有一瓶没有标签的药。“我记得你早上吃的就是这种药,你说一顿要吃2片,我帮你拿出来两片放在桌子上,你一会吃完饭记得吃。”女警察拿出一张?#24466;?#32440;铺到桌子上,从药瓶里拿出两片药放在?#24466;?#32440;上,随后她又拿出一片药放到自己的包里。“吃过药就睡觉吧,?#19968;?#23616;里帮你写这次行动的报告,要是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我?#28982;?#21435;了,师父。”

  我本来想起身送一送她,可是没等我站起身,她就已经走了,身后响起锁门的声音。我吃了她给我端来?#21738;?#30871;蛋炒饭,把那两片药放到嘴里没有?#20154;?#21693;了下去。之后困意再次袭击了我,我倒头就睡着了。我又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条蛇,在水里不停的游啊游啊,怎么都游不到岸。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嘈杂的门铃声把我从无边?#23454;?#28023;水里拉了回来,我睁开眼准?#21018;酒?#26469;去开门,这是只听见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

  “师父,师父?#20445;?#21018;才那个女警察从门外跑了过来,身后还跟了一个胖胖的警察。

  “师父,我离开的时候给你拿的药,你吃了没有?”女警察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想站起身,可是觉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双手按着沙发勉强坐了起来。

  “我记得吃了”

  “师父,你吃的药我拿去化验了,里面含有大量的LSD,是一?#25351;?#24378;度致幻剂,还有一种成分,化验?#19994;?#35686;员称没有见过那?#27835;?#36136;。”

  “什么意?#36857;俊?#25105;没听懂她在说什么,她说的这些情节,我在电视里好像见过。

  “就是说有人要害你,你还记得在是哪个医院看的病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医?#28023;俊?#25105;被她搞蒙了,?#26377;?#21040;大我几乎没有跟警察接触过,除了去办过两次身份证,今天一下子遇到这么多警察,我的心里特别紧张。

  “你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吗?你好?#27809;?#24518;回忆,这个人一定非常了解你,知道你最近在看心理医生,这样你就会很危险。”

  “老许,你好好想想,兄弟们替你报仇。”胖警察一只手放到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什么报仇啊,我师父又没有遇害。”女警察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师父,你好好想想那个给你药的假医生还给过你什么?”

  我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搞不懂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头晕目眩,他们两个开始在屋子里找东西。

  “师父,这张名片是那个医生留给你的吗?”女警察拿着一个纸片问我。

  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一个医生给过我什么名片,我点点头。

  “名片上有地址,咱们赶快过去,师父你也跟着一块去吧。”女警察拉着我往外走,胖警察紧随其后。

  我们的警车一路鸣着警笛呼啸而过,不一会就到名片上印着?#21738;?#20010;心理诊疗室。我们径直走了进去,里面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正在跟坐在他对面的女人交谈。见到我们闯进,医生看了我们几秒,对着我说:“许警官,你怎么现在才来?”

  “你认识我?”我对眼前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他却一眼就能认出我。

  “当然认识啊,你怎么了许警官,你已经在我这做过三次心理疏导了。”医生站了起来,看着我。

  “这个药是你给我师父开的吗?”女警察掏出那个没有标签的药瓶,递给他。

  “我没见过这种药啊,我给病人开的都是正规的药,不可能连个标签都没有。”

  “那19号那天我师父,就是他?#20445;?#22899;警察指着我,“有没有在你这做心理诊疗?”

  “19号20号两天?#19968;?#32769;家了,根本不在诊所。我记得让助手帮我联系许警官更改治疗时间了。”

  女警察抬起头盯着角落里一个监控摄像头看了一会,“那两天的监控录像还有没有?”

  “有啊,我马上放给你们看。”医生走到办公桌旁打开放在上面的电脑,“都在这里了”。他往?#21592;?#25386;了挪身子,给我们腾出空间。女警察找到19号那天的录像,?#24433;说?#24320;始往后快进着一点一点的看,很长一段时间画面里一个人也没有。九点十七分的时候,我出现在了画面里,但是也就一闪而过,接下来又是什么都没有了。

  “九点十七分到十点的这段录像怎么没有了?是不是被你给删除了?”女警察问站在一旁的医生。

  “我一直都没看过监控?#21738;?#23481;,怎么可能删除它。我不知道这位警官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锁着门的,而且现在门还好好的,没有被?#35828;?#30165;迹啊。”

  “还有没有其他人拿着你这里的钥匙?”站在一旁的胖警察?#23454;馈?p>  “我的助手也有一把钥匙,只是我从老?#19968;?#26469;之后他就请假了,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

  “你最近跟他联系过没有?”

  “没有,最近工作不忙,他的工资是按天算的,少来一天我就少给他一天工资。而且我发现他经常私下里偷看我的?#31361;У蛋福?#25105;觉得他在我这工作只是为了挖走我的?#31361;А!?p>  “你知道他住在那吗?”

  “不知道,他是我在网上招的兼职,我只有他的手机号。”医生打开手机,查找联系人。

  “你看,就是这个号。”他把手机递给女警察,“你的意思是许警官那天来见到我的助手了?”

  “?#19968;?#30097;那几瓶含有致幻剂的药就是你的助?#25351;?#25105;师父的。”

  “什么致幻剂?我没听明白。”

  “我在我师父这几天吃的药里面查到大量的致幻剂,而这个药就是从你这拿的抗?#38047;?#30340;药。”

  “我一直都是为许警官做心理疏?#36857;?#20174;来没有给他开过什么药。”

  ?#23736;?#38271;,我觉得应该马?#20064;?#36825;个?#24597;?#21457;回局里让?#38469;?#20154;员定位。”女警察举着手机对胖警察说。

  “让医生给他打个电话,不是更快捷吗?老许,看来你徒弟的思维还是太程序化啊。”胖警察看看我又转身看着医生,“麻烦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现在哪,要自然一点。”

  医生拨通了电话,等了二十几秒,电话接通了。

  “喂,小周,你最近怎么不来?#20064;?#21834;?”医生打开了免提,让我们都能听到。

  “我这边的事还没办完,再过几天才能回去?#20064;啵?#30495;的不好意思。”对面传来的声音有很多杂音,应该是信号不太好的?#20498;省?p>  “你现在在哪啊?我今天把钥匙搞丢了,现在进不到办公室里面了,你?#21069;?#38053;匙先借我用用吧。”

  “?#21486;?#25105;住在广茂大厦2?#24597;?#36127;1007号,你要是方便,现在来找我拿吧。”

  女警察拉着我就往外走,胖警察对医生道了声?#21804;?#36319;着跑了出来。

  “这?#19968;?#36319;我师父有什么愁啊,想要害他?”

  “?#26085;?#21040;他就什么都清楚了。”

  我们回到车里,我的依然心狂跳不止,这一切也太疯狂了。

  “我真的是个警察?”我问坐在我?#21592;?#30340;女警察。

  “师父,你真的是警察,?#19968;?#30097;你吃的药里不单有致幻剂,还有让你丧失记忆的东西,要不然你怎么会不记得你这么漂亮的徒弟了。”

  “小茹又开始自恋了?#20445;?#27491;在开车的胖警察转过头看了一眼我们俩。

  “对了师父,我帮你把枪领回来了,一会要是遇到歹徒反抗,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女警察把枪递到我手里,“你还会用枪把?”

  我接过手枪,拿在手里?#24651;?#30008;的很有分量,曾经我做梦都想拥有一把自己的枪。

  “我见过电视里的人用它”

  胖警察把车停在离广茂大厦2?#24597;?#31245;远的地方,我们下?#24213;?#20102;过去。

  “一会如果有危险,你就躲在我们两个身后。”胖警察对女警察说,“我跟你师父会保护你的,对吧老许?”

  “对,对。”

  我们走到写着—1007号的门前,胖警察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他让女警察敲门,我们俩个则躲在两边。我见他掏出枪,我也把枪掏了出来。

  “谁啊?”里面传出开门声,我的心跳再次加快,握枪的手有些颤抖了。

  “不许动,警察!”胖警察率先冲了进去,一把将开门?#21738;?#36731;人按倒在地,紧接着把他拷在了?#21592;?#19968;个板凳上。

  “知道我们为什抓?#25077;穡俊?#32982;警察?#26102;?#21453;手铐在板凳上的这个年轻人。

  “知道”

  “为什么?”

  “因为他”年轻人看着我说。

  “19号那天是你给他的药吧,里面有什么问题?”

  “药里面含有大量的LSD还有WM。”

  “什么是WM?”女警察走上前?#23454;馈?p>  “那是我哥哥刚刚发现的一种能够阻断神经细胞之间交流的酶,它能让人发困,甚至昏厥,大量使用就会使人丧失记忆。”

  “你为什么要害他?”胖警察厉声?#23454;馈?p>  “为什么?#25239;?#21704;哈,为什么。因为我哥哥死在了他的枪下,我制定了多种计划杀了他为哥哥报仇,可是一直没敢下手,我是个懦夫,我对不起我的哥哥。我给他吃的药就是我哥哥在实验室里合成的,他是个天才,却被这个警察给谋杀了。”年轻人一边说一边晃动身体试图挣脱束缚,“看他现在的情况,一定是丧失记忆力,哈哈哈,哥哥,这个害你的警察变成废人了,我总算替你报仇了。”

  “你是怎么知道许警官要在19号去那个诊疗?#19994;模俊?#22899;警察问。

  “我通过跟踪他,发现他经常去那间诊疗所,刚好那间诊疗所在招兼职,我就去那里工作?#21364;?#26102;机。本来他跟那个医生?#24049;?9号做心理咨询,医生让我通知他需要更改预约时间,我就趁这个机会把药给了他。”

  我?#21069;?#36825;个年轻人带回了警局,经过调取以前的?#34507;?#24471;知他的哥哥因为非法贩卖******药遭到批捕,在抓捕过程中持枪打伤警员?#22351;?#22330;击毙,开枪?#21738;?#20010;人正是我。

  局长把我和马小茹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示意我们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见马小茹坐下,我也随着坐了下来。

  “小茹在这次行动中的表现非常好,我们这些老警察都没想到有人会在老许的药上做文章,小姑娘心很细,是个做警察的好苗子,从现在起你就是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了,你和老许还是搭档,他现在出了这个问题,我和其他同事都很心痛,以后在工作上你要多帮帮他。”

  “是,局长!”马小茹腾一下站了起来冲着警察敬了一个礼,?#19968;?#22312;犹豫要不要也站起来敬礼时,她又坐下了。

  “我们会联系国内最好的医院来帮许之?#25351;?#35760;忆,在此期间咱们局里?#21738;?#20123;大案你们两个就别跟了,就先帮着附近的?#29238;?#31038;区管理一下治安。你们两个如果没什么事就去忙吧。”

  “师父,看来以后你要跟?#19968;?#20102;。”走出局长办公室后马小茹笑着对我说。

  “我?#26377;?#30340;梦想就是当个警察,今天终于实现了。”

  ?#30333;?#21543;师父,我带你巡逻去。”

  “许之,许之,刚接到报警新港湾小区有人持刀抢劫,请你们火速前去处理。”

  “收到?#20445;?#39532;小茹放下对讲机,发动警车冲了出去,我急忙系上了安全带才算没有被甩出车外。

  “师父,一会见到歹?#35762;?#35201;害怕,我保护你。”马小茹将油门踩到了底,我们的警车在繁忙的大街上呼啸而过,身后留下一串警笛声。“以前这句话都是你对我说,今天换我说出来,真爽啊。”

  “那个...慢点,现在路上车多。”

  “放心吧”

  过了一分多钟,我们赶到了新港湾。小区?#21592;?#30340;超市?#36276;?#22260;了一大帮人,我们挤了过去,里面有一个瘦弱?#21738;?#20154;正拿着一把水果刀逼店员往一个?#20309;?#34955;里装什么东西。

  “放下武器?#20445;?#25105;掏出手枪瞄准了那个歹徒,“我是警察。”

  “师父,你这姿势老帅了。”马小茹凑到我的耳朵边强忍着笑说。

字体: 字号: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