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38477;?#22914;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4-21 11:11:50
  1. 爱?#30007;?#35828;
  2. 灵异
  3. 一场潮汐一朝晨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10:41:46 ?#36136;?755

字体: 字号:
  晨曦的阳光照亮了整个云海市,这个内陆海的城市在一层层海浪包围中显得过于平静,它是如此的干净与整洁。有些时候太安静了?#21561;?#35753;人感到不安,人们总会毫无头绪的联想这意味着会发生什么。对于云海市来说,它照常是普通的一天。不知为何,人们都感觉白昼越来越短,黑天与白天的交替如潮起潮落。无论是一场潮汐,还是一场日出,让人浮想联翩的画面总是那样美丽。当黑夜的颜色渐临,一种莫名的不安下意识地涌上心头。

  云海市的海太普通了,有时会让人忘记那是一片海。它比不上英吉利海峡的壮阔,站在护栏边往远处望去虽然不会产生一种涌上心头的冲动之情,却会让第一次看见海的人情不自禁地流泪。它始终是海,一望无际,一阵汹涌的波涛如狼似虎地迎面而来照样可以将一个脆弱的生命瞬间消逝掉。夜幕降临,总觉得会发生什么,是否是云海市沿海周边的霓虹灯效应惹得人内心不平静,还是景色美的让人不想回家睡觉,真的没有谁可以表达清楚。22点45分左右,在海边散步的人已经稀稀两两了,谁都不愿意被不起眼的海风吹感冒,就算是寻求浪漫气氛?#37027;?#20387;也?#28044;?#20102;脚步回家。夜晚刺骨的海风让人有些受不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整整齐齐的?#24515;?#30007;子在护栏杆上做出笨拙的?#36893;?#30340;动作,双脚踩在栏杆上,两手把在两边,慢慢直立起来,不由自主地痛哭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听到他的哭声被落海声淹没了。海城区的派出所在22点53分的时候接到了报案,报案的是海边附近海?#20160;?#39302;的老板,正要收工回家,就听到貌似有人落水的声音。当海城区的警察和急救人员到达现场时已经是23点18分了,人被打捞了上来,已经窒息了。据派出所的同事对报案者与事故现场的详细调查后已经排除他杀的可能,初步证明死者是自杀,死者被送往公?#19981;?#20851;进行尸体鉴定,做进一步的证明,在?#20284;?#38388;派出所的警员联系了死者家属。

  经过法医部同事一夜的尸检,证实了死者是非正常死亡,并且排除他杀的可能,的确是自杀。死者家属接?#33050;?#20986;所的通知后,立即赶到了公安局,核对死者身份后,才知道原来死者已经失踪了5天,死者的妻子在死者失踪的1天后就已报案,4天后拿着派出所的证明来到市公安?#20013;?#35686;队正式立案。死者的妻子坐在接待室里?#21364;?#21009;警队的同事来?#24613;事肌?#22905;面色阴沉可以看出是?#29616;?#30340;缺乏睡眠造成的,头发凌乱极了,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脸上的泪痕明显可见,已经是欲哭无泪,眼泪哭干也就是这样罢了。

  女人坐在那里安静地?#21364;?#30528;,她的双手紧紧攥着衣角,她的内心已经如火烧一般。天早已经亮了,但她心?#27604;?#28954;?#21364;?#20570;?#20107;?#30340;人还没有走进这间屋子。屋子里的灯还亮着,照在空气中折射出来的微弱光晕显得是非常的惨白。不一会接待室的门被一个女警打开了,她告诉她现在带她去做?#20107;肌?#22899;人急忙地擦了?#36214;鋁常?#38543;便地整理了?#36214;乱?#35013;和头发就和女警走了出去。

  面对着警察,女人说了几句又控制不了情绪了,她身体里的最后一点力气都用来哭泣了。

  “怎么会呢?人活得好好的,说失踪就失踪了……说……自杀就死了。我不信啊,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好?#35980;?#26597;,我爱人不会平白无辜就自杀了,一定有什么的。不是立案了吗?你们一定要帮我们讨回清白呀!冤枉啊!呜呜呜……”女人一边抽泣着,一边说着,伤心与不明的气氛濒临崩溃,语言上的混乱已经造成了语无伦次。对面的警察除了递上纸巾也就是无奈地寒暄一下。刑警队的警察们心里明白,多少的人口失踪案子最后都是不了了知,就算是立案也不一定有一个理想的结果。但是她丈夫的这个案子多少有点蹊跷,要经过队里的进一?#38477;?#26597;才能确立方向。现在对于死者家属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安慰。

  经过3个工作日的侦查,刑警队重新将此案立为8·13案。在局长林庆民的领导下,刑警队长顾?#26174;?#21450;手下的刑警队专门召开了8·13案的会议。在会议上重视了?#20882;浮?p>  死者,李永德,41岁,本市人,是一家建材用品商店的老板,失踪立案第四天堕海身亡;经过刑警队的同事调查,死者失踪?#23433;?#27809;有情绪上的波动,和妻子结婚10年虽然无子但也没出现婚姻问题,没有发生任何重大的创伤事件,商店生意景气,社会关系稳定,正常;就是在7月份一整月在外逗留很晚才回家,偶尔隔夜回家。她爱人说那时候他告诉她是生意上的事情需要和客户谈事情,李的妻子从来不过问他在工作上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半个月过后就连续发生了失踪、自杀,一个好好的人莫名其妙地就自杀了,这让她无法接受,她坚信她的丈夫是被人害的,最后被逼上了绝路。在李永德的办公室里警方搜到了一半类似于信誉卡大小的卡,?#19978;?#37325;要的信息在另一半上。可明显看出这张卡是有人故意折断一半的,而另一半不见所踪。根据这半边卡的外形以及设计特征,刑警队的警察们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搜索了全市的制卡厂,最后在一家专门制造会?#31528;?#30340;制卡厂中查找到和这半边卡相似的信息。设计师提供了设计底板,他们找到了和这张卡非常相像的底板,它所属于本市一家名?#20449;费派涛?#23089;?#20013;?#38386;中心的普通会?#31528;?#21644;VIP金、银卡。除了相似之外不能确定是欧?#27966;涛?#23089;乐的会?#31528;ǎ?#35774;计师也肯定这半张卡的设计风格虽然和他们的相似但绝对不是出自他之手。刑警队的同事在翻阅过该制卡厂近几年的设计底板后,除了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的会?#31528;?#19982;其相像外,再无其他。案子的线索若有若无,下一步只有对作为怀疑对象的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做进一步的调查。

  刑警队队长顾?#26174;?#24102;着一个警司与一个普通警员进入了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他们穿着便衣,特意打扮成老板的模样。他们早就计划好了,不能表露身份,如果这个欧雅真的有什么,打草惊蛇就事得其反了,这次只是假借想要加入其会员的名义去暗中调查。

  三个人走到了VIP服务中心台?#21834;?p>  “您好,欢迎光临,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一身制服披肩发?#37027;?#21488;顾?#24066;?#22992;露出有些做作的笑容起立向他们鞠了一躬热情地接待了顾队等三人。

  “你好,小姐,我们是朋?#28153;?#33616;来的。哎呀,觉得这里挺不错,想办一个长期会员。想详细咨询一下会员政策。”

  “好的,先生。我们这里有普通VIP,金卡、银卡VIP。”她一边说一边将娱?#31181;?#24515;的宣传资料和三张样卡递给了顾城则。

  “三种不同的会员需预存不等的金额,成为我们的会员后会享受不同等级的优惠,普通VIP是9.5折,银卡是9折优惠、金卡是8.5折优惠,在节日中长期会员还可以参加娱?#31181;?#24515;组织的活动并?#19968;?#20250;得到我们特别?#24613;?#30340;纪念品。您可以仔细阅读一下?#31181;?#30340;资料,里面对于我们的会员政策以及享有的VIP特殊待遇介绍的非常详细。”顾?#26174;?#19968;边随意翻阅着?#31181;?#30340;会员须知一边不时地将目光投向顾?#24066;?#22992;,她还是保持着热情的笑容,像印在脸上一样不自然。

  “小姐,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情来。”

  “先生请讲。”

  “我朋友也是咱们这里的会员,但是他的会?#31528;?#25439;坏了,想补办一个可以吗?”

  “可以的先生,不过需要本人持有身份证及本人会员?#20013;?#20445;留附件到这里补办。”

  “呦,还真不巧。我这哥们出差了,我能不能替他补办一下?这不到月末了吗!他卡里还有钱,挺着急的。”说完,顾?#26174;?#23558;之前叫制卡厂仿造的那半张卡拿了出来。真正的那半张卡已经作为?#20882;?#30340;重要证物之一保存了起来在调查中不能泄露出去。

  “麻烦你看一下小姐,就是这张卡,都成一半了。我这哥们是咱这的长期会员了,你看能不能破格一次?他在外地真的挺急的,想快点补卡,好让他家里人?#23777;?#23558;卡里的余额消费了,不然的话多浪费呀。”顾?#24066;?#22992;刚要张嘴说出拒绝的话,顾?#26174;?#23601;将卡举到了她的眼?#21834;?#22905;有些无奈地接过卡,但脸上依旧露出机械式的微笑。

  “不好意思先生,您提供的这张卡不属于我们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

  “不能吧?!”顾?#26174;?#29305;意很大声地露出了惊讶的语气。引起了周围其他人的注意,但这种围观的目光很快从顾?#26174;?#30340;身上被移去。

  “小姐,你不会搞错吧?!我的这个朋友是这里的常客呀,我就是他推荐来的。这太有意思了吧?!”

  “不好意思先生,您的这位朋友的这张卡真的不是我们这里的会?#31528;ā?#26159;否是您的朋友?#20040;?#21345;了呢?”说着,顾?#24066;?#22992;又拿出中心会员的三张会员样卡,并且给他一一比对。除了设计风格相像外,卡的背景颜色没有相同的。很明显地可以看出,这半张卡根本不同于他们的三种卡中的任何一张。

  “非常抱?#36214;?#29983;。”顾?#24066;?#22992;脸上露出歉意的笑容,这回的笑容相比来说虔诚多了。

  “小姐,你看这卡上还有会员号码呢。这样吧,您帮?#20063;?#19968;下会员号码吧。这号码肯定不能错吧。‘0005181’,摆脱了。真挺急的!”

  “好的,您稍等。”顾?#24066;?#22992;熟练地操作电脑。

  “先生,您朋友的姓名是?”

  “李永德。”

  “抱?#36214;?#29983;,三个级别的会员中没有您朋友的姓名。”

  “也许他用的是别名呢?!”

  “您的朋友是男士吧?”

  “对呀。”

  “先生,这三个会员都是女士。”

  “哎?!这事怪了。小姐我可不可以看一下这三位会员的资料呢?也许是我朋友太太代办的。”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对会员资料?#38469;?#26045;保密政策,不?#21592;?#20154;以外的人透露,请谅解!如果要查询信息或者补办会?#31528;?#35831;您的朋友本人到服务中心来办理,这是我们的规定,请您谅解。”

  “那?#20882;桑?#40635;烦你了。哦,对了,?#19968;?#32771;虑加入你们的会员的。谢谢!”顾?#26174;?#25925;意装作失落的样子?#24613;?#31163;开,临离开的时候嘴里还故意嘟囔着几句怀疑性质的?#21834;?p>  “不客气,感谢您的光临。”说完她还是带着标?#38469;?#30340;服务微笑将顾等三人送?#38477;?#26799;口,并目送他们离开。

  顾?#26174;?#19977;人走出了豪华气派的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结果和顾队来之前预想的一样,没有什么新的线索。他总有一种感觉,这个案子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他觉得它的背后复?#21360;?#40657;暗。线索可以说基本上断了,比起一开始时有时无的?#21050;?#26469;说还要糟糕。他们推测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肯定存在着某种问题,在当今这种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的社会中这种娱?#31181;?#24515;不可能干干净净。但是对于欧雅来说,参与8·13案的同事们都有一个相同的感觉:欧雅肯定不是普通的那类。这个上层人士的游乐场中会暗藏着怎样的阴?#20445;?#31532;一条线索虽然断了,但对于经历了很多大案的队长顾?#26174;?#26469;说,这点挫折不算什么。他相信他内心的坚毅会支撑自己将这个毫无头绪的案子继续查下去,他预感到这个案子将会是他当刑警这么多年来碰到的比较有难度的大案。

  三人?#26438;?#36827;入?#30340;冢?#24320;?#36947;?#24320;。正在这个时候,一辆银白色宝马7系开了进来,娴熟地倒车之后停在顾队的车后面。从车上走出来的是一个大约40岁出头的女人,气?#35270;?#38597;,委婉的外表下陈透着精明干练。成熟的女人?#36887;?#36855;人,成功的光环笼罩着整个人,除了宝马车的外衬之外,明眼一看就不是个普通的女人。俗套话都说女人40豆腐渣,她拥有的却是一枝花的魅力。她停车之后,走进了娱?#31181;?#24515;。门卫很殷勤地为她开门。

  “?#26041;?#22909;!”

  “哎!”她很自然地回复了一声。紧接着看到她的服务人员都是一边鞠躬一边问好。她就是欧雅,这里的老板。她习惯性地走到客户服务台去询?#24335;?#22825;办理会员的数量。

  “?#26041;悖?#20170;天办理会员的数量比昨天多了几个。”

  “很好,继续努力吧。”说完正要转身离开。却?#36824;宋市?#22992;叫住了。

  “对了,?#26041;恪?#26377;件事向您汇报。”

  “什么事情?”

  ?#26696;?#21018;有几个客户拿着半?#29228;?#20284;于咱们会?#31528;?#30340;卡过来说要补办,经过核对那不是我们的会员,但他们还在这纠缠了半天,还要看客户资料,我拒绝他们后将他们送走了。”

  欧雅停顿了一下说道:“做的不错小郭。对了,他们有提供会员号码吗?”

  “有。您稍等一下。”小郭正在查询,?#26041;?#30340;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0005181。”小郭的话音?#31456;洌?#22905;的眼睛向上一转,貌似她得知了什么答案,欧雅的面目变得严肃起来却仍然很镇定。

  “好,你继续忙吧。”她转身朝门走去,她的心里知道有事情发生了,却依然保持着从容。快要到门口的时候,她特意将脚步?#28044;臁?#23089;?#31181;?#24515;的服务生见她离开便规矩地鞠躬说再见,声音如下饺子一般一个接一个地发出直到她走出大门去。

  几天针对于欧雅的调查结束后,在局长的领导下刑警队召开了会议。

  “经过这几天的跟踪调查,欧雅,女,41岁,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的老板;离异,前夫是加?#20040;?#21830;人,现居加?#20040;蟆?#20799;子判给了她抚养,欧?#27966;涛?#23089;乐的投资人就是她?#37027;?#22827;。现与前夫除了商业上的合作的关系外再无来往。欧雅平时出入美容?#28023;?#20859;生堂,?#20309;?#20013;心外,一般就是呆在办公?#19968;?#23478;里,没有其他发现。”顾?#26174;?#38431;长一边向大?#19968;?#25253;欧雅的资料,一边操作?#38431;?#20202;配合着他说的进?#30830;?#26144;着刑警队同事用长焦跟踪拍摄的一些欧雅的照片。

  “8·13案经过这些时日的侦查,在外线虽然布置的周密,但始终没有线索。根据我个人经验,这一类的案件我们要考虑启动内线。?#26174;?#20320;的看法呢?”顾?#26174;?#21644;旁边的老?#31232;?#26446;明等人的眼神交流后一致?#23777;?#23616;长的观点。

  “我们私下也探讨过,赞同局长的意见。”

  这时候出现一阵敲门声。

  “进”。局长秘书匆匆走到局长旁边,在局长耳边说了几句?#21834;?#23616;长一边听着,一边点头。之后,秘书报告完信息就快速离开了会议室。

  ?#26696;?#21018;收到城南分局的电话,在城南小区不?#20204;?#35299;救了一名企?#32487;?#27004;自杀的女性,现在正处于精神分裂?#21050;?#24050;经被送往医院。据城南分局的同事调查,该?#24515;?#22899;性也是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的会员。顾?#26174;潁?#20320;立即和老孟带人过去,不得耽误。至于内线人员的安排?#19968;?#21644;各个分局做进一步的沟通,咱们这边手上有几个比较棘手的案子,特别是8·13案,上面的领导很重视。虽然现在我们这边的人手有些紧缺,不过我相信同志们会克服过去的。你们要提起百?#31181;?#20108;百的精神投入到战?#20998;?#21435;。”局长?#39184;?#35805;后,就急忙地散会了,他一刻都没有耽误地?#26438;?#36214;回局里和城南分局过来的同事商讨并确定内线人员。顾?#26174;?#36825;边也做出了行动,和老?#31232;?#26446;明三人到达市第一人民医?#28023;?#22312;神经科的5号病房里见到了企图自杀的那个女人。据了解这个女人叫王?#22909;罰?#26159;一家民营化妆品公司的老板。城南分局的同事将情况详细地介绍给顾队他们,并将从王?#22909;?#36523;上找到的欧?#27966;涛?#23089;?#20013;?#38386;中心的VIP银卡(会?#31528;ǎ?#20316;为证物?#24179;?#21040;他们手里。交待完案子后,城南分局的警察就离开了。顾队三人在旁边观察了一会精神失常的王?#22909;罰?#24515;中充满了疑虑。她的眼神中盈满着?#21482;牛?#26497;度的不?#36393;?#24863;使她全身蜷缩在一起,双手紧紧抱住枕头,身体失去重心似的毫无力气地?#31528;?#22312;床头,全身控制不住地颤抖,时不时地从嘴里蹦出几个词语:“还不上”、“死”、“我去死”。这几个词毫无规律地被她反复重复着。

  “还不上?还不上什么?”他看了看旁边的老孟和李明,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出了答案,只是想看看老孟他们是否也默契地想到。

  “钱呗!?#27604;?#20010;人彼此看了一下对方,互相传递了确?#31232;?p>  “老孟,李明。马上回队里?#24613;浮?#32769;孟和小王一组,李明和我一组分别查一下李永德和王?#22909;?#30340;财务状况。顾队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下医院楼梯,其他两个人紧跟在其后认真听着他布置的任务。三个人快马加鞭地赶回到队里。

  顾?#26174;?#32852;系了市审计局的人员,按事先安排好的兵分两路去调查两?#22812;?#21496;的财务状况。通过账务的核对与审查,顾队等人得知李永德和王?#22909;?#20004;人均是在出事当天私自将公司账上的?#24335;?#20840;部转空。由于时间较短,两?#22812;?#21496;的财务人员并没有发现,公司上上下下的职?#27604;?#28982;被蒙在鼓里,除了知道老板出事之外毫不知情,在一片虚假的祥和中进行着日常工作,没有发生暴乱。回到局里后,顾队向局长汇报了情况。之后,按?#31449;?#38271;的指示整理材料?#24179;?#32473;经?#26757;?#32618;侦查支队进行立案。几日后经过司法部门的处理正式宣布两?#22812;?#21496;破产。公司的资产已经全部瓦解,两?#22812;?#21496;被曝光破产后不仅仅是导致所有员工失业而且给社会造成?#29616;?#30340;经济损害和负面影响。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两?#22812;?#21496;的老板不是卷钱跑了却是一个自杀一个疯了,到目前为止案件也没有任何的进展并?#20197;?#21457;地复杂起来,无法向市民、上级、以及媒体交待。局长和刑警队的警察们陷入囧竟中,心中产生巨大的压力。但是他们是坚毅的,不会轻易地被击倒。

  顾?#26174;?#21018;?#24613;?#35201;带着队里的小王和李明前往欧雅的?#28059;?#23089;?#20013;?#38386;中心进行调查就接到了局长的电话,得知欧雅刚刚被经侦队的同事拘留了,顾?#26174;?#31561;人顿然出现无力回天的感觉。隔天之后刑警队进行了会议,会上最多的内容还是围绕着8·13案。唯一值得怀疑的人欧雅已经被拘捕,案子的线索彻底断了,侦查工作陷入困窘之中。更让刑警队的警察们低沉的是局长在会议结束时宣布关于8·13案启动内线人员的决定正式撤销,原因是没有?#40092;?#30340;人选,并且各个分局的人都不怎么看好在8·13案中置入警队外的线人。

  “据了解,税务局的人员接到举报欧雅的匿名信和其偷税漏税的证据。这很显然有人故意在我们调查欧雅期间制造情况,目的就是中断我们对欧雅的调查。对方的水很深,都在我们警方之前下手了。但也能?#24471;?#19968;点,他们刻意剔除欧雅,就证明欧雅及其?#28059;?#23089;?#20013;?#38386;中心一定有问题。”在会议结束时顾?#26174;?#34917;充了对案件的分析。

  “同志们,虽然现在案子又回到了原点,但我们绝对不能放松对它的调查。经过这些时日的侦查,8·13案的性质已经基本浮出水面,希望大家提高对这个案子的敏感度,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将其破获。散会!”局长最后说道。

  欧雅因偷税数额占应?#20260;?#39069;10%以上并且偷税数额在1万元以上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在看守所待了1个多星期后被押送到云海市第二监狱。

  第二监狱算是云海市条件比较好的了,因为在市区内所以管理相比于一些小县城的监狱要?#32454;?#19982;文明的多。当被带上手铐,被?#28982;?#19978;监狱服、剪成统一的短发,一步一步走进那个失去人权和自由的铁笼子里,欧雅感觉到外面?#27704;?#30340;阳光在这服刑的半年里是不会再照射进她的心里了,即?#36764;?#29425;里不缺少窗户,但它永远是被铁牢笼隔离着的。洒遍世界的光芒到了这里不然而然地被染上了暗淡、压抑的灰色。

  欧雅?#36824;?#25945;带进了7?#20598;?#23460;。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监室里有六张双层床铺,供十二个人住,6号床是空着的上铺是她的床,床下有一个?#38816;?#23376;是用来放置衣物的,窗前的柜子上有一台彩色电视机,墙角有一个广播箱,铁门的两旁是脸盆架,床顶上还有一盏夜晚用的长明灯,监狱的晚上是不可以熄灯的。还没有等欧雅走到6号床跟前,厚沉的铁门就?#36824;?#19978;了,声音砰然?#27809;?#20102;心房,阴霾的空气顿时重压在身体上。欧雅将自己的物?#27675;?#29702;好,?#24613;?#29228;上没有护栏只是一个简易的板子搭成的上铺。这时,睡在她下铺的女犯人正在安静地坐在床上看书,宛如研究生坐在宿舍里的床上看书?#37027;?#26223;。横看竖看她都好似不属于监狱这种地方,但现实往往没有那么多情,埋下什么样的因注定有什么样的果。欧雅用余光扫射了一遍下铺的年轻女人,番?#25490;?#19978;写着她的名字“叶清然”。她虽然穿着囚服,但一种清新、自然、潇洒的气质还是无法被遮挡住,静?#23376;?#31283;重让整个人散发着神秘感。欧雅无奈地躺在床上,周围的几个大龄女囚会偶尔毫无头绪地闲?#27169;?#19979;铺的叶清然还是无声地看书。不时地,她会感觉到上铺的人轻微地翻身。

  连续几天过去了,两个女人都没有主动和对方说?#21834;?#38500;此之外欧雅也没有主动和别人搭讪,她不愿意和这里产生一点感情联系,她心里清楚她是被别人当成了没有用的棋子扔了进来。她没有采取任何手段去避免这场牢狱之灾,现在监狱对于她来说是最?#36393;?#30340;地方。相比之下,叶清然?#20154;?#26089;来10几天,和监室里的人有些交流,走的比较近的算是被判了15年徒刑的刘阿姨。

  晨光刚好照在脸上很刺眼,监狱里6点准时起床,每个犯人都必须按照要求整理床铺,之后规矩地坐在床边?#21364;?#31649;教来开监室的大门。之后,所有人必须在1个小时内完?#19978;词?#19978;厕所、吃早饭,以监室为单位秩序井然地进行。1个小时之后,所有人排队去上工。欧雅和叶清然作为新犯人被编排进了手工组,主要是做打毛衣、钉扣子之类的细微、?#24444;?#30340;活,领完活之后留在监室内干。两个人这次又挨在了一起,但还是互相没有说?#21834;!?#26032;收们”正费力、笨拙地干着,只听见监室的门被打开了再次发出刺耳的声音。管教带回了刘阿姨等几个刚从工厂踩完缝?#19968;?#30340;“老人儿”。这些“老人儿”为了减刑拼了老命地苦做,常常从一个工下来紧接着申请去另一个工,刘阿姨就是个典型例子。直到这一天,她已经4天没合眼了,不过她?#31449;?#25447;着一大堆活?#24613;?#22352;下来大干。她坐到叶清然床边和她打招呼。

  “刘阿姨,好几天没睡了吧?#21487;?#20307;该吃不消了。”

  “没事。”刘阿姨说完拿着东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欧雅看了一眼对话的两个人,又笨拙地继续手上的工作。

  监室里的光一点一点地缩回到外面去,天色随之变暗,就这样一夜来了,一夜又去了。清晨,7?#25490;?#30417;的犯人们按部就班地整理床铺,唯独刘阿姨一人安详地坐在床上靠着墙,手里还弄着打毛衣的工具,傍边放着还没有用上的毛线。几个旁边的女囚看她还在睡就走过去叫她,几声之后见她还是安详地呆在那里没有反应。叶清然见有些不对,也走了过去。

  “刘阿姨,刘阿姨?”她边说边轻轻地推了推刘阿姨,可还是没有反应。叶清然将手放在她的鼻子下,没有感觉到她的呼吸,接着用手摸她脖子处的动脉,已经感觉不到跳动了。

  “快去通知管教,她没有呼吸了。”后面围观的几个女囚手忙脚乱地跑到门口大喊道。几?#31181;?#21518;,监狱里的干警快速地将刘阿姨的尸体抬了出去。叶清然向管教请示,希望自?#35946;次?#21016;阿姨整理遗物,她得到了批准。女囚们被命令回到自己的床上,围观者散开的时候露出了站在最后面的欧雅,她没有回到自己的床上,她看着叶清然一?#25104;?#24863;地为刘阿姨整理着。

  “欧雅,回到自己的床上去。”

  “报告,我请示一起整理。”

  欧雅得到了批准。她走到叶清然身边,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叶清然对欧雅点头示意,她觉得有些意外。这件事之后,叶清然和欧雅由彼?#27515;?#28448;的陌生人慢慢地?#40092;?#20102;、熟悉了;两个人?#36335;?#26159;在前线的?#25509;眩?#24444;此缅怀着,希望能早点走出7?#20598;?#23460;这个战场。

  在监狱中的时间,可以被比喻成度日如年,然而欧雅的这半年的服刑时间流逝的却很快。在这同样的半年中发生了不同的事:8·13案由于没有任何进展被上头挂了起来;欧?#27966;涛?#20241;闲娱?#31181;?#24515;没有受到老板案子?#37027;?#36830;照常营业、“照样在暗地里经营着非法生意”。而在欧雅出狱?#37027;?#19968;天发生了意外事件。

  午后是监狱的放风时间,这是欧雅最后一次在监狱中参与集体活动,十?#24863;?#26102;过后她将回归自由。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她即使与叶清然从陌生到熟悉,但她是个谨慎的人,她并没有真正将叶清然加进她为数不多的朋友名单中。这一天的天气很不错,犹如一个即将刑满?#22836;?#30340;犯人的?#37027;欏?p>  ?#29677;牛?#36825;里的空气唯独今天清新。”欧雅长呼了一口气,对着身旁的叶清然放松地笑了。

  “清然,你也快出去了吧。”

  “快了,比你晚半个月。”

  “出去以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

  “呵呵。”欧雅无奈地笑了一下。

  两个人在指定的范围内散着步,轻松的气氛将一开始走进监狱时那种阴霾的灰色消失的一干二净。就在放风的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后面传来一阵哭喊声。当叶清然与欧?#27431;?#24212;过来的时候,一个看似精神失常的女犯人已经冲到她们的身后,?#31181;形?#30528;利器刺向欧雅,叶清然?#26438;?#22320;推开欧雅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她前面。利器很深地扎进了叶清然的左腹,血流不止,她当场昏迷了过去。监狱中一片混乱,所有干警出动维?#31181;?#24207;。欧雅一直用手捂紧叶清然的伤口,可是血还是不停地涌出来。

  “小叶,?#26041;?#27424;你一次,你会没事的。”欧雅一脸的内疚。很快救护车赶了过来,叶清然被送往市监狱中心医院进行抢救。数小时后,叶清然被推出手术室,手术很成功,幸好没有伤?#26696;?#33039;。

  第二天?#37027;?#26216;,欧雅准时地被?#22836;牛?#22905;办好了?#20013;?#21518;急切地离开了监狱。午时左右,叶清然?#25307;?#20102;,她浑身虚弱极了,没有任何力气去支配身体运动。午后,她吃了点护士喂她的粥后又疲惫地睡下了,一直到下午5点左右才醒来。正在这时,一个?#24515;?#30007;人的背影在走廊中显现出来,他走进了她的病房。这个人逗留了大?#32423;?#21313;多?#31181;?#21518;走出了病房。外面已经开始渐黑,医院里的灯光很明亮将这个神秘人的脸照的很清晰。一身便衣打扮,差点认不出来是局长林庆民。他轻关上病房门后,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叶清然住院期间,欧雅从没有出现过。意外的是,在她出狱的那天,在监狱的门口她看见了一?#25856;?#24713;的?#24120;?#21482;不过相比于狱中?#40092;?#30340;欧雅要高贵、神气。她的身边依旧停着那辆华丽的宝马X7。两人只是目光相对后点头示意,没有多说什么。

  “走,上车。”欧雅一边对叶清然打招呼,一边说道。

  叶清然没有拒绝她。车子被启动后在曙光中渐行渐远……

字体: 字号: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