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4-23 07:05:25
  1. 爱?#30007;?#35828;
  2. 都市
  3. 四季念奴娇
  4. 第一章:立夏

第一章:立夏

更新于:2018-03-18 07:04:23 字数:3059

字体: 字?#29275;?/span>
  春如绿芽俏生发,夏似白荷茜心雅

  秋吹红枫巧燕落,冬来玉寒艾年华

  四季如花,花满城。

  一城山色,半城湖

  明湖玉?#25285;?#36229;然?#21507;攏?#38902;华千四载

  僧山万佛,洞前叩首,连理七世缘

  不思量,勿相忘

  伊人回眸已成伤

  南柯梦,夜昙花

  ?#22253;?#20960;多惆怅

  ------四季念奴娇(艾娜年华)

  那一年的夏天,我遇到了人生中的天使,可是她的眼里却充满了悲伤,她的眼泪淋湿了我的衣?#36873;?p>  济南的夏天总是那么的炎热,刚刚进入立夏的天气,男人们已经短袖衬衫,大裤衩子,人字拖鞋的倒持起来,颇有洒脱之意,女孩子们则是各种白衣花裙,一眼望去像是蝴蝶一般飞舞在青山绿水之中。

  我就生长于济南的某个郊区内,?#26377;?#32463;受着冬冷夏热气候的煎熬,记得小时候学过老舍先生的一篇课文?#23567;?#27982;南的冬天》,描述的各种美丽场景和童真的心情,不过我真正经历的大雪却是少之又少,只有在孩提时代还?#32769;?#35760;得曾经有几场大雪的壮观和美丽,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好像全球的气候都在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而变暖,渐渐的雪少了,童趣也少了,可能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唯一没有让我们失望的就是济南的夏天,依旧是热死人不偿命,甚至许多非洲来的勇士们每逢遇到济南的夏天,他们都要收拾好回家的行李准备回去避暑,就连我这个在这片土地上活了二十多年的人都不能适应,何况一群只是看起来黝黑并没经历过真正烧烤滋味的外国友人们。

  那一年?#19968;?#22312;校园中读着大二,教室和宿舍里的风扇只能延缓我们被烤熟的时间,从根?#26087;?#35299;决不了任何问题,每次睡觉都会被热的睡不着,身子来回的翻滚着,就好像在火炉上煎肉一样,肉还带自动翻转的。每逢走在校园中的柏油马?#39134;希?#25105;?#20960;?#35273;自己跟烤肉只是差了一撮孜然和胡椒粉而已,所以我只能盼望着假期的到来,回?#37066;?#20013;好好享受空调下安寝的待遇。

  在我翘首的期盼下,暑假终于到来,回到了家中吹着空调肆无忌惮的吃着雪糕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平时没事就跟小伙伴们打打游戏,生活好不惬意,可惜好景不长,我刚回?#37066;?#20013;不久,竟然碰巧赶上了我们区的民兵训练任务,听说一个村庄只能出四个人,由于平时在那一亩三分地是出了名的乖巧伶俐,自?#32531;?#26080;悬念的被选入四个人之一,同行的还有我的表弟和另外两名同村但不是很熟的人,值得一提的是就是我表弟的爸爸在村中担任着小组长的职务,而另外两人也是靠关系得到这次机会的,相比之下我油然生起一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感觉。

  我们一起坐上了去往章丘某军区的专?#25285;?#21040;地方之后发现我们周围附近村庄人的都已到了,大家寒暄了一下算是互相认识,?#32531;?#23601;各自领取生活用品床单被褥分配宿舍,我跟我表弟两人分到了一个宿舍,室内很简单只有两张床一个风扇一个卫生间,济南的夏天都懂的,这小风扇根本满足不了我们的生活需求及我们对它驱蚊的美好愿望。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开始熟悉环境,我们的训练场地是一个大操场,里面摆设着高地炮,原来我们是来当炮兵的,第一次看见真?#19968;錚?#36824;是很激动的拉着表弟互相拍照留念,这样回去就有吹嘘的?#26102;?#20102;,熟悉了下环境换上一身军装,集合在一起听领导对我们的训话及训练要求和安排,我是随遇而安型的,所以也没听进多少去。

  第二天早上6.00刚到,一声哨声响起,昨天开会我们都知道今天我们要正式训练了,这是起床哨,五?#31181;?#21518;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操场集合,进行早操。我现在穿衣洗漱的速度就是那时练出来的,五?#31181;?#32477;对搞定,集合之后开始围着操场跑圈训练体力,好久没跑过了,不得不说真累。。。。。

  跑操结束集合吃饭,这里的伙食还是不错的早上一个鸡蛋一包奶还有小?#23383;?#20160;么的,营养倒是不错,吃完饭休息一会,开始对我们进行正式的系统训练。

  先是营长对我们进行战?#30333;?#21160;员,无非就是?#30340;?#20204;是人民中的精英什么的,这我倒是很赞同也很受用,听了也乐滋滋的。一会连长?#19981;埃?#35828;的是:我们要按规定来做事,要遵守纪律等等,否则怎么怎么处置什么的,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俩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来算计我们的。还是我们排长好,教导我们高地炮的各种配件性能及炮的正确打法,我生平第一次正确**的?#26898;?#23601;是跟他老人?#24050;?#30340;,排长你真是我们的好排长!!!

  在军区训练的日子是枯燥无味的,放眼望去全是清一色的老少爷们,连食?#31859;?#39277;的师傅都是纯汉子,唯一欣慰的就是在这里训练会有生活补助,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动力,男人嘛,不管你有没有女朋友,?#26898;?#38065;都是必须的。

  在这里我们聊得话题永远只有两个,“游戏”和“女人”,这时?#19968;?#27809;有谈过女友,在学校,我把大好的时光全部奉献给了CS和war3,由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我只能坐在?#21592;?#21548;他们吹嘘,哪里的女人漂亮,哪里的女人放荡,听他们对女人的品行侃侃而谈,?#32531;?#31561;训练结束后就回到宿舍打打牌吹吹牛,这种日子我只过了三天就已经厌倦了,总感觉跟我想象中的生活有些差距,那天中午训练结束后,表弟跟其他宿舍的人混在一起打牌,而我则找了个借口向排长开了张请假条准备?#27809;?#20986;去溜达溜达。

  憋了好几天,终于能出来透透风,?#19968;?#26159;很激动的,激动的我走了几步汗水已经湿透了身上的迷彩T恤,走在?#39134;?#24573;然间我发觉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35757;?#21482;是搞个民兵训练?#19981;?#34987;人跟踪?我转过头望去,人生最美的瞬间定格在那片树下的阴影中,一名身穿白色衬衣,淡蓝色牛仔裤的女孩站在午后路边树木的阴影下,炽热的阳光与树下的阴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而她就站在光与暗的交界处,一阵轻风?#20498;?#21561;拂起她的白色衣襟和青丝长发,搭配上她那清秀的面容,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天使。

  就这一眼望去,身心都沐浴在圣光之下,一首曾经看过的诗词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久?#27809;?#33633;:朦胧花下美,紫裙轻摆女儿媚,涵眸一笑沉飞雁,好酒未饮心?#28814;恚?#25105;的目光紧紧凝聚在她的身上,看着她渐渐走进我,走过我的身旁,向远处走去,我的心悸动了,我连忙走了几步赶到她的身旁,鼓足勇气生平第一次主动对女孩子打招呼:你好,中午这么热,你怎么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第一次打招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回过头来看着我,目光与我相对,我竟然被看的有些羞涩,不过在她的明亮的眼眸中,我却好像看到了一丝悲伤。

  她笑了笑:大中午的你不也是在外面闲逛吗。我一听她的口音问:你不是章丘的吧?我是济南的你呢?“我也是济南的”,她轻声的回答道,玉手顺?#24179;?#32819;边垂下的长发挽到后面,我发现她单单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我的内心跟随着跳动起来,?#19968;?#19981;择言:?#28909;?#22823;家都是老乡了,要不要一起走过人生的五?#31181;櫻?#35805;一出口,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起来,我都能听到自己深沉的呼吸声。

  她没有拒绝,只是淡淡的回了句:?#29275;?#20063;好。当时我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只记得我们一起走在那条林荫大道上,虽然济南的夏天很热,但这一段路程我没有感到任何的炎热和?#20054;輳?#26377;的只是恬静?#25302;?#21644;,走了不大一会,我们已经来到了路口处,即将离别,我厚着脸皮跟她要了企鹅?#29275;?#30475;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恍然多了几分落寞。

  回到训练场地,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脑海中不断闪现她白衣似雪的身影、挂在嘴角淡淡的笑容和那对明眸中闪过的悲伤,不过幸亏?#19968;?#26234;的要来了她的联系方式,从这以后,每当训练空隙和休息的时候,我都会主动陪她聊会天,告诉她我在军区的趣闻顺便了解一下她的情况?#25302;?#29366;,她好像对军区的生活颇?#34892;?#36259;,每次聊着这里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她对军区的某些向往。

  通过一段时间的聊天,我也得知了她的一些情况,她告诉我她叫郭小茜,是一名幼儿师范学院的学生,那天是来这边看望她的小姨的,顺便散散心,不过现在已经回家了。

  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她眼神中流露出伤感的秘密,但我一直没问,不敢问,也不舍得问。

字体: 字?#29275;?/span>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