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鷙透?#21463;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39540;?#26395;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4-27 00:47: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劫天狱
  4. 第一章 第一封情书

第一章 第一封情书

更新于:2018-03-16 21:03:39 字数:2199

  ?#29100;?#31455;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呢?”

  “还有这个玩意儿。”

  黄然一只手捻玩着一根好像麻绳串起的珠串,豆大的珠子五颜六色,一共有七颗,好似琥珀的,珠子里如云雾氤氲,看不真切像封凝着什么一样。一只手撑在书桌上,托着下?#20572;?#29992;食指绕着眼眶缓缓的画着圈,慢慢陷入?#20102;?#20013;......

  7岁那年,某一夜。

  一场无边诡异的噩梦中,一个从不曾见过的老奶奶,黄然却很肯定,那就是他的祖奶奶!

  因为——那双眼眸!

  自那场噩梦惊醒后,一旦遇上悲愤之事,黄然的眼眸总会在刹那间演化成两个灰蒙蒙的漩涡,左边呈逆时针旋转,右边却呈?#21576;?#38024;向旋转。

  由漩涡的中心处,有丝微弱的神秘亮光,隐隐若现的透射出来。

  当然,在十里八乡,黄然不只是因为他的眼睛异于常人而出名的。

  别人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我说:人杰地灵也可能会出二逼。

  在土豆村花生乡,乃至整个芭蕉镇,黄然从头发尖到脚后跟都是一个写满了故事的人。

  别人说起他的时候,皆喜闻乐见的拍手打腿,放肆的跺脚狂笑——

  “哈哈......你是说那个脑袋被驴从门缝里踢出来的二逼吗?”

  “那真是个头上长草——脑瓜里有屎的......”

  “要说那个怪胎......”

  ......

  黄然在花生乡,在土豆村,在芭蕉镇的‘崇高声望’,是有他无数血泪的骄傲战绩来实现的,一年半的时间里:

  自杀22次!

  抢劫26次!

  盗窃48次!

  自虐132次!

  ......

  那一年多的时间,黄然就没消停过,万幸的是他还未成年,更未满14岁!最万幸的事——他还活着!

  芭蕉镇。

  有户?#26469;?#30340;阴神子,俗称的:阴阳先生。

  周边十里八里也很是有些名气,也有很多传奇的故事让人道听途说。

  据传,第一代的阴神子,当年还是个豆蔻芳华的女孩子。

  女孩幼年家贫,十二三岁的那年,被半强迫的卖给了一大户人家。女孩的父母?#20843;?#30528;,大户人家买去自己闺女当个丫鬟,也总落个温饱,就算不做丫鬟,买去做个童养媳啥的,也不算太亏她。

  然而,事实却总不如人想——

  大户人家独子早夭,依照高人的交代一直将独子停尸在家中,买女孩只为——配阴婚!令女孩与其逝去的独子一直共处一室,仿如夫妻般日常起居。

  直到三年后高人去而复返,大户人?#20063;?#25321;时将其独子装殓下葬。

  三年时间,大户人家的独子尸骨完好,面容诡异。没有人知道女孩子受过怎样的煎熬,又如何度过的。

  当她带着大户人家施舍的财?#36824;?#23478;时,发现正值最美的年华里,却长发枯败灰暗,没有生者的色彩。

  她本该清澈水灵的双眸,却瞳孔灰蒙蒙一片,如同要择人而噬的深渊,要侵蚀灵魂。

  那个女孩子就是黄然的祖奶奶。

  后来,他的祖奶奶是和一个外乡流浪来的智障成了亲,于是,黄然他们家族得以繁衍流传了下来。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之后的某一代里,总会有一个人的瞳孔是异于常人的。

  ?#29100;?#31455;有什么不一样呢?”这不知道是第几次看着自己的双眼,又多少次问自己同样的话。

  “还有这个玩意儿呢?真的是那么神奇吗?”黄然打量着胸前挂在麻绳上的珠串,将七颗像琥珀一样五颜六色的珠子左右慢慢晃动,好似升起一道小小的?#23630;紜?p>  据黄然他爷爷讲,这挂珠串是祖奶奶最后一次走阴从下边拿上来的,可以辟邪消灾,很灵光的。

  许多的故事,岁月?#20808;ィ?#23601;再也分不清是否只是故事,还是曾经确有其事。

  那年,黄然的小丁丁还没有开始长头发,凶猛的大公鸡把他当成小虫虫追着啄、到处撵。

  小时候,他有着许多孩子不及的灵动,?#19981;?#26159;被?#19997;?#22870;聪明了那么几年。喜好?#33258;?#20581;忘的老人身边,听他们慢吞吞、又口齿不清的摆谈玄奇的龙门阵,?#21482;?#26159;神鬼莫测的?#35910;?#20256;说。

  每每都听得心驰神往,他就总以为跑的快点就可以飞起来,挣脱大地的引力飞起来也很简单,左脚落地前,右脚快一些踏出去,右脚落地前,左脚......

  奔跑、跳跃着,赤脚踏黄土,头戴灵冠’铁锅盖‘,手握一把‘松枝牌’?#23665;#?#33007;下骑行的是神驹‘大扫把‘,全身名牌,领走在修?#23665;?#30340;潮流前沿。

  他,此时就是修真界的富二代,就是修真界的超级大神豪!幻想着神和仙的伟岸,幻想着自己也一样伟岸,也可以瞬息十万八千,也可以上天摘星,下海擒龙......

  幻想着脚踏一株青草、一片绿叶,可以凌波微步飞檐走壁。

  于是,奔跑着——在庄稼地,践踏坏许许多多的禾苗,被人家问候着许许多多代的祖宗先人。

  爬上院?#21073;?#23601;纵身一跃。落地720度托马斯大回旋翻滚,漂亮的起身斜跨而立,一手叉腰,嘴角向上,45度角抬头望天。沾沾自喜:“本大侠?#37027;?#21151;还有谁能比!”

  迈入?#37266;?#21518;,偶然间黄然观摩到21世纪最恢宏、最伟大、最著名的文学种类?#21512;上?#23567;说、玄幻小说!

  “在神的眼中,我们所仰望的苍茫?#24378;眨?#26159;否渺如瀚海银?#24120;?#24736;悠百年的人生,又可?#20843;?#20204;弹指一挥间?”望着浩瀚的星海遐想万千。

  “这才是男人的世界!这才是我想要的世界啊!”黄然心灵那扇不羁的窗户,被隔壁老王家的小明,轻轻松松?#22303;?#22681;也一起砸塌了。

  至此,他的生活被分成两大类:

  一、没日?#28784;?#30340;看书。游离在别人的世界之外,?#35828;?#22312;自己的世界之中。

  二、暗了个恋,那个...那个爱笑的女同学。

  “妞,等着爷!有一天定会脚踏清风,带你一起飞!”

  没有落款,连标点符号一起二三十个字的话,就是黄然的第一封情书,他偷偷夹在了那爱笑女同学的课本里。

  胆子有点点,?#31216;?#24046;了些。

  然后,嗯......

  爱笑的女同学说了三个字——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澳洲快乐时时彩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宁夏11选5体彩软件 踢足球图片简笔画人物 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上 七乐彩走势图齐鲁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127期 云南11选5遗漏投注技巧 北京pk10走势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电脑版 七乐彩走势图表图100 安徽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带连线 nba篮彩分享 新疆25选7走势 专研彩票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