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26 08:51:2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张二娃回忆录
  4. 第一章 二娃出道(一)

第一章 二娃出道(一)

更新于:2018-03-18 20:08:19 字数:4065

字体: 字号:
  我叫张二娃,是个杀手。当然,没?#24515;?#20010;人天生就是杀手,我也是经过长达十多年的艰辛修炼才成为一名“?#32454;瘛?#30340;杀手的。今天,是我正式出道的第一天。刚刚离开训练基地的时候,师父紧紧抓着我的手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抽泣着说道:“二娃啊,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师父的三顿饭可还得靠你做呢!你那帮师兄弟个个都是厨师绝缘体啊!”眼看着师父的鼻涕快要流到我的手上,?#19968;?#24537;把手抽回来边在师父的?#36335;?#19978;擦拭着边答应道:“好的!师父!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静静看了我几秒,师父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最后似是下定什么决心地问道:“二娃,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吗?”虽然很纳闷但?#19968;?#26159;答道:“杀手啊。”“那你知道何谓杀手吗?”师父追问道。我想了想试探着答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师父没?#38391;?#22320;白了我一眼:“那叫疯子!”我又想了想:“通过杀人来弘扬正义建设和谐社会?”师父直接一脚飞了过来。这次我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慎重答道:“杀手就是遵循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该做的事。”这次师父没有生气,他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二娃,你要记着,杀手就是拿人钱财**,没有其他。”我疑惑道:“那如果要杀的人是个好人呢?”师父再?#25105;?#20102;摇头。他从身后拿出一个用黑布包着的剑状的东西交到我手上说道:“这是为师送你的一个礼物,打开看看吧。”估计是一把剑吧。我一把扯开黑布,嘿,还真是一把剑。这把剑还真有点奇怪。剑鞘看似笼统的黑色,实际上却是一条条细到极致的黑紫色纹路,歪七扭八的纹路看起来没有什么规律,仔细看还是没有什么规律,但这并不影响它浑身散发的邪恶气息。我内心一阵狂喜,真是好东西啊,这才配得上我张二娃杀人王的身份!看来师父还是爱我的。我不禁飘飘然,仿佛看到我似一头三天没吃饭的猎豹静静地?#33258;?#33541;厕阴暗无光的角落里?#21364;?#30528;无丝毫防备之心的猎物进入我一击必杀的领域内,虽然饥肠辘辘却毫无饥饿之感,真的毫无饥饿之感,因为一个?#32454;?#30340;杀手必须能够忍耐一切,一切痛苦以及欲望,包括在最饥饿的时候面对着满池子的大粪与黑压压一片的苍蝇。忽然间,我耳朵一动——有动静!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我甚至可以听到这个即将被我杀死的可怜虫在低声呢喃着:“再也不一顿吃两斤巴豆然后喝三大碗凉水了……”我屏住呼吸,让紧张的心跳渐渐平缓下来——可怜虫匆忙的脚步在茅厕门口停下,木制把手?#32531;?#29408;拉开,一个肥胖的黑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突然的光亮使得我眼睛不由一眯,我不禁暗骂自己?#21543;礵iao,早知道戴个墨镜就好了!?#20445;?#20294;这并不重要,我已经锁定了可怜虫心脏的位置,凭我的功夫,闭着眼都可以?#25506;?#21435;,甚至可以悠闲地选择是刺左右心房还是左右心室以及刺的顺序,不?#27809;?#30097;,我就是这么一个?#32454;?#30340;杀手!快速思考间,我手中的剑已如蛟龙般飞出,疾若奔雷,那势头似乎是剑在带着我的身体前行……不得不说,师父给我的这把剑真是一把好剑,但见它……哦,我只看了剑鞘还没看剑呢,哈哈哈,不好意思,走神了。我右手握着剑鞘,将封印在?#25163;?#30340;宝剑缓慢而有力的抽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但见剑身晶莹剔透,宛如一泓清水,我左?#19968;?#21160;宝剑,惊奇地发现剑身居然不反光,想起多少杀手因为宝剑反光被发现最后?#20197;?#26432;害我不由热泪盈眶——师父,我再也不怀疑你了,我绝对是您的亲徒弟!师父?#20154;?#20004;声正色道:“二娃,这把剑是我们‘超级杀手魔鬼训练营’的镇营之宝,名叫‘朱心’,你可莫要?#20960;?#20102;师父以及师兄弟对你的期望……”?#26263;?#31561;”我?#30333;?#20102;师父,“这么好的剑为什么要叫猪心呢?您就这么爱吃?”师父二话没说,左手?#37027;?#22320;在座椅上的某个隐秘部位使劲一摁。毫无征兆的,巨大的呼啸声骤起,从?#25343;?#20843;方不知飞来多少支抹了剧毒的纯钢制成的箭,我面不?#32435;?#23558;宝剑如狂风骤雨般挥舞着,形成一堵晶莹美丽的剑?#21073;?#38050;箭尽数落地,无一例外。我看了看手中的宝剑,一丝划痕都没有,似乎刚才击落的4321支钢箭是豆腐做的。“好剑!”我不由赞叹道。然后冲到师父面前,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揍,边打边骂:“你个老不死的,发暗器也不告我一声,你想害死我么!”打得差不多了,我放开了师父,恭敬地站在他身前两米的位置,仿佛刚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师父撑着一张被我打得跟猪头没什么区别的脸讪笑着说道:“火尺?#20960;?#26679;李细?#29238;?#21439;小富小死,汗拿?#24515;?#31995;显互斥搜没扭。”我思考了半天才明白师父想说的是“我只是想让你试试宝剑好不好使,干嘛打人,一点素质都没有”。这时门开了,进来四个人,?#30452;?#26159;我的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和五师弟。只见三师兄一把扑在那堆被我尽数砍成两截的断箭上,哭喊着:“?#19968;?#20102;两年才锻造的4321支精钢箭啊,谁把你们一个个腰斩的,我要为你们报仇!”原来是精钢剑,怪不得刚才砍起来觉得有点沉。边想着我边?#24471;?#21521;后退。但是已经迟了,三师兄血红的目光已经定格在我手中的朱心上。根据以往的经验,三师兄多半要跟我拼命,因为他生平最恨两件事,一是制造出来的暗器被?#20284;平猓?#20108;是无法?#24179;?#21035;人制造出来的暗器。他生平不爱练武却酷爱研究各?#21482;?#24039;之物,所以他是我们营的暗器专家同时也是内力最高深的人,他练内功的原因也很简单——可以以内力助火。有一次我和二师兄在夜市?#19979;?#20102;一个?#24179;?#31243;序极为复杂的玲珑盒,?#23460;?#29992;内力把内部的一个机关扣弄坏,然后我俩扮出一幅“这东西太尼玛难了?#24039;?#20302;于180根本无从下手”的样子去卑躬屈膝地“求助”于三师兄,三师兄“哈哈”一笑爽朗道:“你们其?#25377;?#30693;道,整个太原道(行政级别分为道、府、州县)的玲珑盒都是我设计的!”我和二师兄又扮出一幅“原来如此”的样子恭请三师兄为我俩主持公道,打开这万恶的玲珑?#23567;?#23581;试了五分钟后,三师兄擦擦?#39134;?#30340;汗对我和二师兄没底气的说:“我先研究研究,你俩先去忙。”之后的一个月,每天都可以看见三师?#30452;?#30528;个玲珑盒满基地来回转,口中絮絮叨叨地念叨着:“不应该啊,不应该啊……”我和二师兄差点笑破肚皮。当然了,最后知道真相的三师兄也没让我们好过,他勇敢地向师父告了状,我和二师兄也因此扫了一年的院子外?#24433;?#19968;千户人家?#30171;?#31914;,掏到最后整个基地除了天生没有嗅觉的五师弟外没人敢在我俩十?#36861;?#22260;内出现,连师父教我俩功夫的时候都是站在房顶遥遥指挥,并要求我俩必须穿五层以上的全身不透气装,从那以后我对紧身衣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当然人和人总是不一样,据说二师兄执行任务的时候必须穿紧身衣,越紧他越能发挥出全部实力,而且穿上紧身衣的二师兄总会时不时露出幸福的微笑,被江湖人亲切的称为“紧身衣的微笑”。二师兄的微笑里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得不说,这是个谜,而且很可能会永远是个谜。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说明三师兄是有多么的热爱暗器这种毫?#36824;?#26126;磊落的东西,也是为了间?#21448;?#26126;我的处境是有多么的恶?#21360;?#30524;看着三师兄把手伸进了挎在腰际的包包里,我的后背唰唰地直冒冷汗——看来今天难逃一劫了。不是我胆小,只是三师兄的挎包实在太有名了,听说他发明的暗器只有十之二三成为超级杀手魔鬼训练营的标准装备,大部分因为使用要求太高(容?#23376;?#29983;命危险)无法推广使用。这个传言还是有几分可?#21734;?#30340;。我记得去年的一天,师父正在教我们四位师兄弟如何用眼神吓唬敌人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武学至高境界时,因为沉溺于研究暗器而被师父特批不需要学习武功的三师兄扛着一个麻袋?#39034;?#20914;地跑过来说道:“师父,我发明了?#39134;?#26368;强的暗器,没有之一,我称之为究极超大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九重连击扩散式手里剑!”师父欣慰地点点头道:“来,让你的师兄弟们看看你的最新成果,那么什么九级大死连击手里剑。”没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纪记性还这么好,师父有点洋洋得意。“是究极超大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九重连击扩散式手里剑!”三师兄一边毫不留情地纠正着师父自以为是的缩念一边把麻袋里的东西倒了出来。看到暗器的?#24067;?#25105;们四位都傻眼了——这是一个直径一米高一米的九层大铁环,铁环中密密麻麻全是各?#20013;?#26426;关,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某些?#32771;?#20445;留着手里剑的形状。“李狗蛋(二师?#32622;?#23383;),你去试试。”师父命令道。我们几个表面上装得一本正经,心里却乐开了花——前两天二师兄半夜趁师父睡的正香,到山上的尼姑庵抓了个胖尼姑点了她穴道把她扔到了师父的被窝里,然后领我们几个去起哄闹事,连一向不参与这种无聊?#20005;?#30340;大师兄听说今晚有可能是师父保守了六十多年的童贞毁灭之夜?#24067;?#24537;跟着我们去了。醒来大怒的师父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当场责罚我们,而是和颜悦色地说什么“以后不可以拿出家人开玩笑”“男人要有大智慧大定力”“这样的玩笑可以换个方式开?#20445;?#20381;照我个人的理解师父想表达的中心意思是“这样的玩笑以后可以开,但不要拿尼姑糊弄我,要挑几个漂亮的,这么丑的尼姑我是碰都不会碰的!”但根据胖尼姑走的时候双手捂胸恋?#25377;?#33293;含情脉脉的样子我估计师父还是下手了,可能下的还是狠手。不对啊,从把胖尼姑扔到被子里到我们几个赶到师父房间,前后?#36824;?#21313;来分钟,如果再加上脱穿?#36335;?#30340;时间,岂不是师父只支撑了……想不得,想不得啊!这么?#36947;矗?#24072;父可能是怪罪我们几个没有全方位领悟他一番?#19981;?#30340;核心思想所以要在日常生活中利用师父的名义在精神上打击我们在肉体上摧残我们,当然了,要从罪魁祸首二师兄开始。二师兄颤颤巍巍地走到“暗器”旁,问道:“三师弟,暗器怎么发?”三师?#33268;?#19981;在乎地说道:“扔出去就行了。”“扔出去就行了?什么高度?什么力度?什么角度?什么维度?什么态度?”看得出来,二师兄快要疯了。三师兄一如既往的淡定:?#20843;?#20415;。”二师兄点点头,刚小心翼翼地把暗器抱起忽然又小心翼翼地放下,转身一把抓住三师兄的肩膀,涕泪并下地问道:“三师弟,二师兄平时待你还不错吧?”三师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二师兄一眼,说了三个字:“玲珑?#23567;薄?#23601;这么简单三个字,二师?#33267;?#39532;崩溃了,他瘫在地上,哭喊着:“师父,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往你被子里扔女人了,我再也不偷喝你的七里香(酒名)了……”师父怒目一睁:“原来是你偷喝的!”女人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要注重质量!质量!质量!算了,稍微次一点也是可以接受的,但身材必须丰满。二师兄也是被三师兄的暗器给吓坏了,竟说出这么糊涂的话来,众所周知,任?#38382;?#20505;都不能随便向别人倾诉往事,尤其是你干过的坏事。
字体: 字号: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白小姐玄机图126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号码 计算单双公式规律网址 彩九九三分彩是不是骗人的 好运快3 p3试机号今天晚上 今天p3试机号是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 17123期体育7星彩开奖 广西快乐10分网址彩平台 新浪彩票代购 25选72019083 福利彩票双色球 快乐彩票极速快3怎么玩 三四连码奖上数猜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