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7-21 06:51:0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灵凝
  4. 第三章 破坏相亲的时刻

第三章 破坏相亲的时刻

更新于:2013-07-26 12:09:33 字数:5511

字体: 字?#29275;?/span>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来?#32610;?#20142;点。亮点是什么呢?星辰在小林子家的浴室,而浴室刚好又破了个洞,小林子又刚好在那个洞旁边,一切都是那么的巧?#24076;?#37027;么的有天意,嘿嘿。

  小林子专心致志的偷窥,不,是凝视着。良久,“哎,人呢?”由于什么都看?#22351;劍?#23567;林?#30828;坏?#19981;又把眼睛贴近了一分,眨巴眨巴,还是什么都看?#22351;劍?#22855;怪,明明?#22681;?#21435;了的。”

  “进去了就不能再出来么?”

  “说的也是啊”“嗯?”小林子猛的一回头,却发现不知何时星辰已经到了他背后,不科学啊,不科学。第一次偷窥就让人逮个正着。不过这时候必须学会小鱼儿的无耻,看了裸体也硬得?#24471;?#30475;,更何况还未遂,“啊,哈哈,那个星辰,我在修墙壁。”

  “砰!”星辰随手一拳,在墙壁上打出了偌大的缺口。拳风擦脸而过,刮得生疼,小林子顿时愣住了。“今天晚上修不好,你就完了。”

  回头瞥一眼墙壁,再看看星辰的背影,小林子哽咽一口口水,“出师未捷身?#20154;潰?#38271;使英雄泪满襟!”

  翌日...

  “小林子,一大早搞了一副熊猫眼,难道昨晚左?#19968;?#25615;,直至深夜?”说话间,大山对小林挤眉弄眼,颇有内涵。

  小林悲伤的垂首,“芳草萋萋无缘会,云水烟瑶玉兔藏,羞与人提!”

  “你家断网了?不是有DVD备用么?”大山望着小林萧索的背影,感慨道:“难道是不行了?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基友,我要帮帮他!”

  “喂,小林子,本宅昨天搞到了一部神动漫,不止有漫画,更有光盘哦!”

  “哎,哎,难道?#19968;?#21578;诉你我昨夜偷窥失败,还被海扁了?”一想起第一次偷窥就失败,小林子悲哀着又把头低了一寸。

  又低了一寸的小林子的头,似乎不小心撞到了什么,“嗯?什么东西挡住了本大爷的去路?”习惯性的伸手摸了一下,“好软,好想捏一下。”捏一下感觉更软了,再捏几下,这触感,这足足有F的大小——F!难道是?

  而小林子背后的大山重重的哽咽一口口水,“小林子,我去帮你买冰块,撑住啊!”说罢,一溜烟消失了。

  “尼玛,闯大祸了!”小林子瞬间把头缩回来,那速度,比乌龟要快上十倍不止。嬉笑的看着眼前这位有着魔鬼身材的女生,关键是,这个拥有魔鬼身材的女人本身也是一个魔鬼,“班,班长,今天天气真好,哈哈。”

  “你?#19981;?#21464;得很好的......”班长那原本俏丽的脸庞顿时阴沉得快要滴下水来,与此同时,班长的战斗力也在以几何倍数形势增长,班长的小宇宙要爆发了——“林刺羽!!!给老娘死来!!!”

  据说泰森的一拳能打死一头牛,班长这一拳,似乎只强不弱。

  ?#29677;郟。。 ?#20013;拳的一瞬间,小林子飞舞的臼齿伴随着鲜红的血?#28023;?#36824;有口水!)在空中恣意凌乱,刹那间,小林子的身体逆时针旋转720度,倒地不起!K.OPerfect!

  “嘚埔齿,班场,哦,吃套,戳了(对不起班长,我知道错了)”

  “现在知道,不觉得太迟了吗?”看着班长疯狂的眼睛中透出无?#26085;?#29406;和邪恶的目光。

  小林子心中想起无边的呐喊:“吾命羞已!”

  “啊嘞,林同学和祁同学在?#37027;?#30340;干什么呢?”徐老师面带微笑缓缓走来,“要上课了哟。”

  小林子看着走来的徐戈?#29275;?#39039;时有一种?#20301;?#33324;的感觉,“徐老师,您真是小泽玛利亚啊,哦不,是圣母玛利亚!”说话间,小林子这厮还像模像样的在胸前比划一个十字,“阿?#29275; ?p>  而班长看着走来的是徐老师,立马整理得衣冠楚楚,扶好黑框眼镜,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早上好,徐老师!林同学?#21049;?#36300;了一跤,我正准备扶他起来。”

  “祁同学还真是善良呢。”徐老师微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还很可恶的侧了一下头!

  “老师,其实......”小林子唏嘘一下鼻涕,正要澄清事实......

  “嗯?”徐老师看着他。

  “嗯!”祁班长也看着他。

  小林子受伤而委屈的低下了头,选择沉默。而终于等到徐老师和祁班长都消失在那个?#25112;牽?#22823;山不知何时出现在小林子身旁,“女神,果然是女神,男女通吃!”

  “嗯!大山,”小林子坚定的看着大山,默默的伸出双手,点点头。

  “你想干什么?老子不好那一口!”大山毛骨悚?#22351;?#30475;着小林子。

  “冰块!”

  “这个嘛,”大山摸摸自己没毛的下巴,“滚你Y的,看了女神那充满阳光和治愈系的微笑,你还要冰块?”

  默默的看着大山屁颠屁颠消失在那个?#25112;牽?#23567;林子哀怨的叹口气,“果然,这狗R的压根没去买冰块!我怎么就相信了他。”艰难的爬起身子,默默的消失在那个?#25112;恰?p>  “哎,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林刺羽左右瞅瞅,最终蹭蹭大山,“老杨呢?”

  “老杨?对哟,今天他翘课了,不科学啊。”大山若有所思,然后恍然大悟,“今天有一个签名发布会,那厮翘课跑过去了。”

  “谁的签名发布会?”

  “好像是南朝某个女星,据说是上围92,下围70的人间凶器!”

  “G?不过,有没有硅胶。听?#30340;?#26397;那人?#19981;?#25226;那东西塞进去。”

  大山很坚定的瞪着小林子,无比坚定到:“?#21051;?#28982;,绝对没有任何添加物!”

  “虽然如此,?#19968;?#26159;比较?#19981;?#23707;国的。”小林子摇摇头道。

  此言一出,立即遭到大山的鄙视,“你,out了!”

  “不就是G么?我看得多了。”小林子谈得兴起,正要举例。耳边突然传来轻轻一声,“G有多大呢?”

  小林子用余光瞥了一眼,“你这肯定没有G,充其量不过是D。”

  “看来林同学很懂嘛!”

  声音好耳熟啊,该不会是,小林子以双手遮挡住双眼,?#20599;?#22238;头,光一样的速度又挑回头去,“你是谁,看?#22351;劍?#25105;不和陌生人说话!”

  “你很顽皮哟,林同学。?#29275;?#29616;在回答老师,G到底是多大呢,为什么老师只有D呢?”

  “老师,胸大一?#24867;?#26080;脑,像老师这般美貌与智慧并存,善良和温柔感动人间的女神,那种D和G什么的,就不用管了啦!”

  “林同学,?#24653;?#22840;奖,那么教室未来一个星期的卫生就有劳你了。”

  “?#19968;?#21162;力的,徐老师......”

  ————————————————————————————————

  “狐狸精,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不就?#30340;?#26159;D么,罚老子扫一星期教室,还要拖干净,教室TMD这么大,我特么这么瘦弱的身体,怎么能够承受?”“我扫,我扫,扫死你Y的,D杯,D杯,该你一辈子都是D杯!?#27604;章?#35199;山红?#25380;桑?#23567;林子扫教室好开心。

  “林刺羽!老娘听见你在说徐老师坏话!”

  “嗯?”小林子正在努力的扫地间,猛的听见来自远古的呼唤,定睛一看,却不是班长又是何人?“祁,祁大班长?”

  祁班长愤怒的提起小林子,直至小林子努力伸长脚尖也触?#22351;?#22320;时,脸?#29616;?#20110;露出诡异的微笑,“姓林的,今天早上摸老娘的胸,爽不爽啊?”

  “不,不,那是天使的犯的错,正如蝴蝶爱上了飞蛾,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小林子一脸谄媚的笑意,却仍然?#31181;?#19981;住祁班长愤怒的火焰。

  “这么说,你摸得很不爽?”

  “不,我很爽!”

  “摸得很爽?”

  “不是,班长,您误会了。我意思是,班长拥有着令人惊羡的宝物,满载着男生希望?#20820;?#24819;。正如同黎明咬破了夜的唇,又似彗星点燃了游子心中深藏的寂寥;啊,祁班长,您的身影,深深的刻印在我脑海中的石碑,铭刻下猩红的字迹,?#21448;?#19981;去,纵使海枯石烂,再也无法忘怀;祁楚衣,你的眼,灼痛了我的灵魂,你的87、50、66,是我?#20102;?#26080;悔的向往啊!”

  ?#32610;媯?#30495;的么?”祁班长眼里似乎出现了小星星。

  “肺腑之言!”小林子真挚无比的看着祁樱。

  “讨厌!”祁楚衣抛下林刺羽手捂着发烫的脸颊,“就算你这么说,人?#19968;?#26159;......”

  小林子长舒一口气,“班长虽然脾气和身材一样火辣,但终究还是少女啊,还是有一颗清纯和对爱无比向往的少女之心。”

  只?#19978;В?#29702;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23567;?#23567;林子还未意淫完,祁班长的下文已经出来了——“会打到你出翔的!”

  ?#29677;郟。。 ?p>  看着趴倒在地,一蹶不起的小林子,祁楚衣双手叉腰,伴随着呼之欲出的F一阵阵摇晃,弯下腰来,“老娘有一件事要问你,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一个?”

  “我,想先知道,您要告知在下何事?”小林子悲催的擦擦横流的鼻血,不断的唏嘘,鼻血就是止不住啊!!!

  “老娘要告诉你,今晚我爸要让我去相亲,你到时候给老娘来捣乱,懂?”

  “嗯,whyme?(为什么是我)”

  没有回答,一颗青筋爆棚的拳头在小林子眼前逐渐放大。

  “我知道了,?#19968;?#21162;力的!”

  “不错嘛,小子。接下来,老娘要问你一件事。”

  “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此时,祁楚衣突然环顾四周,确定无人之后把脑袋凑到林刺羽旁边,“上次我从你那里缴来的光盘,密码是多少?”

  “原?#27425;?#19968;直?#20063;坏?#30340;泷泽酱是被你偷走了,还我泷泽!”

  依旧没有回答,依旧是那颗拳头......

  苛政猛于虎,班长强如霸王龙,还是母的!为了生命,泷泽酱,委屈你了。小林子充分发挥了蛇蝮蛰手,壮士断腕的大气,凛?#22351;潰骸?#19977;个7一个6外加123!看完之后,一定要还给我!”

  “哼,小样!今晚七点十分,云海楼,你要是不来搞破坏,你的泷泽酱就,哼哼!”说完这一切,祁大班长扶好自己的黑框眼镜,正了正制服的小领带,带着高亢的尖笑,消失在小林子满含泪水的眼帘......

  是夜,七点整......

  小林子将头几乎仰成了180度,默念道:“完了,完了,云海楼特么的有20层,姓祁的那妞在哪一层啊,我去。”

  “soeverythingthatmakesmewhole......”关键时刻,手机响了!不知道哪个没菊花的打电话过来,小林子愤怒的掏出手机,“老杨?反正他节操早没了,多骂几句没关系。”

  “老杨,你特么知不知道我现在有急事啊,不说了,挂了!”

  “挂你个头啊,我看到你在云海楼脚下一个人呆着,能有个P事。赶紧上来,8楼厕所,帮我把那守门的支开,不?#27425;?#23601;完了。”

  刚要开口,手机另一头已然传来了盲音。

  “老杨被困在男厕所,难道~~~”小林子恶寒一阵。

  “soeverything......”手机又响了,终于啊,祁大班长终于发短信来了。“8楼,?#30475;啊!?p>  又是8楼啊。无他,小林子十万火急的赶到8楼。男厕所是个好地方,因为旁边就是女厕所。果不其然,男厕所门口着实有个彪?#26410;?#27721;在守着,手臂比祁班长腰还粗,这不是吧。

  支开他,小生怎么办得到?不行,先和老杨会面。?#20154;?#20004;声,小林子径直走向厕所,却被一只巨大的手臂挡住。“喂,老兄,你这什么意思?”

  那彪?#26410;?#27721;酷酷道:“去其他的厕所。”

  “不行,我尿急。”小林子显然想侧身绕过去,只?#19978;В?#20107;与愿违......这厮,被那大汉只手提起,狠摔出去。“酒店保安,警察叔叔,你们在哪里,有人霸占男厕所,?#19968;?#30097;里面在贩毒,这厮是望风的!”小林子故意把声音扯得极大,的确是引了几个保?#25165;?#26469;。在酒店贩毒可是大事,酒店有连带责任的,这几个保安?#27604;?#26159;不会轻易罢休的。二保安一人通知同伙,一人与大汉交涉,可那大汉不依不?#27169;?#19968;个字也不肯吐出,仅仅片刻骚动已经引?#27425;?#25968;围观群众,小林子乘乱发讯,“老杨快跑!”

  然后——小林子带着奸计得逞的笑容推开了祁班长所在房间的门。直至推开门的瞬间,小林?#30828;?#24847;识到:“啊嘞,?#19968;?#27809;准备好台词。”

  可是眼下却不容得他想这些东西了,因为,小林子用脚想也知道屋内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不管那么多了,小林子?#20154;?#20004;声,刚要开口。屋内却是有人认出了他,抢先一步开口道:“刺羽啊,你怎么来了?”

  这个极熟悉,极温柔带有极强母亲关怀的声音是??#25226;?#20271;母?”小林子看去,那个?#35748;?#28201;婉的女人却不正是老杨他妈妈么?如此说来,和祁楚衣相亲的不就是——老杨?!现在不是惊愕的时候,赶紧找个机会道歉然后跑了才是正道。“对不起啊杨伯母,我......”‘走错房间了’5个字还没出口,早已经被祁楚衣抢口道:“刺羽是来接我的!”说罢,也?#22351;?#20247;人?#20174;?#36807;来,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死死抱住了林刺羽的手臂,“他才是我爱的人,?#20063;?#19981;要相亲!”

  “放肆!”伴随这一声音,一个极为严肃的面孔死死盯着林刺羽和祁楚衣。“让你们见笑了,二位。”说话间,也是点头对老杨爸妈道歉。

  “祁先生不必介怀,我想这是个误会。”杨家老爹的养气功夫实在是?#22351;紉坏模?#30528;实是中庸之道的大成者,不论何事都是面带微笑,微笑,直到小林子看得发毛了,心虚了,杨老爹才缓缓开口问道:“你叫刺羽是吧,我听尊臣和你杨伯母说过你。”

  “啊,您好杨伯伯。”小林子道。

  “来,来,先坐下来?#32570;?#33590;,楚衣也来吧。”虽然是温和的请求,但是好像有令人?#22351;?#19981;那样做的气场。

  坐下来可就走不了了,祁楚衣很清楚这点,也?#22681;?#21489;道:“别叫得那么亲切,我说了,我?#19981;?#30340;是他,不会嫁给其他人的!”

  祁老爹发怒了,正要暴走之际,被杨伯伯挥手止住,“坐下来,喝茶!”其声温而不火,却自带一种不容抗拒的气势。

  不知为何,杨伯伯的声音让林刺羽有一种莫名的抗拒感,林刺羽莫名其妙的说道:“美人去,酥手离,茶将何味?”说罢,拉着祁楚衣的手逃离了现场。

  杨伯母起身欲?#32602;?#21364;被杨伯伯拦下,一旁的祁老爹也是含怒道:“?#19968;?#32473;杨先生一个交代的!”

  “呼!”祁楚衣?#21584;?#23567;林子的肩膀,“没想到,你还有挺爷们的一面。”

  “喂,说实话,你知不知道和你相亲的是谁?”

  “废话,?#27604;?#30693;道,不就是你的死党杨尊臣么。不然老娘为什么叫你来搞破坏?”

  “我和老杨他爸妈闹翻你知不知道?我他娘的可是一直把老杨他妈?#32972;?#33258;己妈妈对待的,这下好了,我特?#27425;?#20160;么会说出那种话,自己都不清楚。”

  “我和我爹闹翻都没说,你还好意思说?老娘现在是无家可归的?#21050;?#20320;知不知道?不说了,为了让谎言更真实,老娘要暂住在你家。”

  “尼玛,你不怕你爹逮住我宰了?”

  “废话,别?#27425;?#32769;爹那么严肃的样子,都?#20146;?#20986;来的。嘛,不说了,把你家的钥匙交出来!”

  “不是吧,贞操?#35805;?#22842;了,连家?#23478;?#34987;抢走?小生今年命犯空亡?”

字体: 字?#29275;?/span>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六合彩官方网 中国福利彩票093 071期一波中特 华东15选5走势图爱彩人 吉林时时彩彩票空 排列5中10万要交多少税 极速快3玩法技巧 江西快三走势图500期 光头强公式规律196796com 七星彩走势图 乐彩网毒胆直接奖号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彩票两元网 福彩25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特码开什么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