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20999;?#37117;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40763;?#26102;间:2019-04-19 23:33:55
  1. 爱?#30007;?#35828;
  2. 灵异
  3. 夜半鬼谈会
  4. 第二章 第一夜 房里的臭味

第二章 第一夜 房里的臭味

更新于:2018-03-17 20:45:22 字数:1514

  晚上,月光如一层保鲜膜,覆盖着?#20102;?#30340;×市。

  市里的某处房子,极其昏暗,彷如地狱的囚笼一般。然而,在这昏黑之中,忽然有一束凛冽的银芒闪过,寒人肝胆。

  银芒之中,是一个朦胧的黑影,身材高大,似乎是个男人。

  嘭!嘭!

  只见那男人?#28216;?#30528;刀子,在暗黑之中,使劲地斩着什么。

  月光之下,情景渐清,男人挥刀霍霍的,正是一具尸体。

  他正在分尸!

  ?#23665;?#30340;肉沫,伴随着鲜血溅了一?#24120;?#20294;他却恍然未觉,只是一刀刀,狂热地切割着那具女尸。

  很快,尸体被碎成无数块,接着,男子狠戾的目光四处游弋,很快,便锁定了一处惨白的墙壁,只见他抄起了铁铲,向着墙壁而去。

  嘭!嘭!

  这次,是敲墙的声音。

  待得墙壁之内,被挖出了一个洼洞后,男子放肆一笑,将数块滴血的烂肉,像扔垃圾一般塞了进去,接着,又拿出了水泥,将血染的外墙填上。

  将尸体藏在墙壁后,他露出狡黠的目光,清理好现场后,若无其事地离开。

  然而,在他离开后不久,某处看不见的角落,殷红的血,正一滴滴,极为诡谲地从墙壁一角,缓缓滴下。最后,血液积成巴掌大的一潭……

  半年后,同样在×市,同样沉寂的晚上。

  一处普通的住宅里,两个人影在灯火之下?#21619;?p>  “丽,这房子有味道,闻到了吗?”一位青年男子,正拱着鼻子,像狗一样到处嗅着。

  他的名字是坤,是一名火葬场的员工,负责尸体的清理工作。

  “什么味道?”?#21592;?#30475;报纸的丽一愣,看着奇怪的男友,皱起了眉头。

  其实,他们相识于两月前,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邂逅。

  尽管坤有过一?#20301;?#23035;,但他的风趣幽默,体贴细致,却是像钩子一般,深深地吸引着丽,令得她心猿意马,丝毫不介意对方的过往。

  她认为,只要两人相爱的话,任何事情都不是问题。而如今,这间房子,正是两人新筑的爱巢,由于价格便宜,交通便利,丽在?#36127;?#26159;没多思考,便是签下了合同。

  可进来没几天,坤便出现了反常,就像刚才那样,老是?#28404;?#23376;里有臭味。

  但是,自己却是?#28216;次?#21040;。

  “不知道,反正是很难闻的味道,你真的不觉得?”坤拧起眉毛,凑到房子的各个角落嗅着,状若疯子。

  “哪有什么臭味,只?#20999;?#29702;作用吧?”

  看着神秘兮兮的他,丽无奈地摇了摇头,摊开报纸继续阅读。

  这几天以来,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确令人无语。

  “不对,肯定有!我的鼻子不会出错的!”坤像只老鼠似的钻来钻去,不?#34987;?#22823;打喷嚏。

  对于这间极其便宜的房子,他一直都心存怀疑,后来,只是碍于丽的面子,方才不敢提出。但如今,这臭味,却是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被不断?#21619;?#30340;身影所打扰,丽耸了耸肩,厉声道:“坤,你到?#33258;?#20040;了,哪有什么味道啊,是鼻?#23376;?#21457;作了吧?”“哪有?”

  坤哼着鼻子,围着房子转了好几圈。

  最后,在毫无发现之下,只好拿起几瓶?#25484;?#28165;新剂,到处乱喷。

  “臭死了!”

  他恨恨低语,?#36127;?#25226;整间房子?#23490;?#20102;遍,直到丽怒声责骂后,方才停了下来,阴晴不定地爬了上床。

  望着黑暗中婆娑而动的树影,坤皱起了双眉,全无睡意。

  而随着鼻子的微微耸动,一种若隐若现的臭味,正从一道崭新的墙壁处,?#33268;?#32780;开……

  第二天,当日头移到天顶之时,躁动的?#25484;?#22312;炽热下微微扭曲。

  坤抹了把汗,手里提着大包的东西,走近家?#25319;?p>  今天他正好休假,不用忙碌,而?#36127;?#26159;一大早,便是爬了起来,溜出家?#25319;?#21407;因无他,还是那股难闻的臭味,他已经无法忍受,?#36127;?#19968;晚上都是辗转反侧。

  而且,?#25484;?#28165;新剂也用完了,他刚好要去购置一袋。

  锵锵!

  在口袋中一阵摸索,坤掏出了钥匙,正要开门,而恰在此时,却传来一声询问。

  “买东西么?”

  循着声音望去,不远处的树荫下,正围坐着两名?#32454;荊?#34429;是一头苍发,但却精神矍铄,正拿着大蒲扇,惬意地坐在石椅上?#32902;埂?/div>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