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20998;?#21644;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26657;?#21364;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4-27 00:51:37
  1. 爱?#30007;?#35828;
  2. 科幻
  3. 命运轮回之前
  4. 第一话:开端——前往未知的方向

第一话:开端——前往未知的方向

更新于:2018-03-18 19:36:31 字数:3274

字体: 字号:
  看着窗外湛蓝色的天空,?#33258;?#21644;从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地漂浮着,偶尔会遮挡住阳光,时不时依然能看到成群的鸟?#26194;?#22312;空中不作逗留。即使天空没有什么改变,但整个人类赖以生存的这个地球却已经不再如从前,经历了人为的战争、历史的变迁、人类的改造和自然的洗礼等等这些之后,地球更是经历了一场次前所未有的颠覆性剧变,这场?#24179;?#30452;接将人类和地球的未来变成了未知数,?#24179;?#20043;后的人类该如何继续在地球上生存并抹平伤痕重新建立起美好的时代?维森睁开眼睛,继续保持着仰面平躺的姿势,看着天花板上的圆形顶灯。虽然已经在这个叫做“家”的地方住了三年,但这里?#36816;?#20284;乎只是一个“住处”而不是“家”。眼神空洞地直视着正上方,他在等待闹钟铃声如约而至地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总是醒的比闹钟设定的时间还早。家?七点整,闹钟终于发出了令人不?#19981;?#30340;那种很复古的“叮铃铃”的闹铃声。维森这才掀开盖在?#32422;?#36523;上的被子,起床开始一天的生活。家里的布局很简单,一间卧室一间卫生间和一间几乎不怎么使用的厨房就构成了房子里的全部。十分钟之后,换上昨天刚晒干的校服,背上几乎没什么重量的书包,换鞋出门。“今天是2015年6月20日,新的一天开始了……?#32972;?#38388;广播新闻中女主播愉悦的声音从?#30452;?#20070;报亭的收音机喇叭中传出。?#36947;?#20063;奇怪,这几年间的广播媒体逐渐开始和电视媒体呈现出足以抗衡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习惯从广播中来获取听觉优先的内容,而不是视觉上为优的内容,是人们已经不再坚信所看到的“眼见为实”了吗?自行车用一个潇洒的急停停止在车棚?#26657;?#32500;森把自行车停放在那个几乎算是他每天都“专用”的角落里。学校数目的减少使得每所学校中的学生都接近了饱和状态,而同时学校不再只是教书学习的场所,同时也是孩子们庇护所。为了世界的发展,人们依然需要工作,孩子依然需要学习。世界怎么了?学校。传统的数理化和文学知识已经不再是学校传授的重点,?#20204;?#23569;年认清当前和未来的世界发?#26500;?#36947;才是学校改革之后的主要教授内容。世界已经不同了,人们可能要花费很久的时间才能让各?#36816;?#29983;活的地方重新?#34987;?#27491;在进行的社会政治课突然被推门而入的教导主任所打断,眼前架着厚重?#28783;?#30340;中年女子将视线停留在维森身上,她示意那个正趴在桌子上无心听课的男生跟她走。维森不想让原本进行着的课程因为?#32422;?#32780;停搁,他起身离开座位跟着教导主?#21355;?#24320;了其他学生议论纷纷的教室。走廊里的地上都是阳光射进来的光亮,形成了刺眼的反射光。维森默默地跟在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的教导主任身后,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主任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两人的脚步停在了一间会议室的门前,门外站着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的右耳里还塞着一个耳机,?#25239;?#38160;利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后便推开门让他们进去。维森总觉得这个黑衣男子看着像是以前电影里那种情报组织的人,就好像是类似FBI的探?#20445;?#19981;过说起来电影产业什么的现在都已经落寞到最低点了。会议室中坐着一个看上去六十出头的男人,他身边也站着一个和门口那个相同着装的黑衣男子。“坐啊。”带着贝雷帽的男人露出笑容对维森说,“我?#34892;?#20107;情要跟你说说。”维森坐下后依旧不解地看着贝雷帽老人,他总感到?#34892;┎话踩从?#26497;力想表现出镇定。“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GSA的安世。”老人抬眼盯着维森的?#22330;SA?维森这才记起冬天寒假的时候?#32422;?#26366;经通过网络向GSA总部投递过一份GSA青年储备计划申请,过了将近四个多月的时间之后,连他?#32422;?#37117;早已经将这事情抛之脑后,没想到GSA的人竟然真的找上?#32422;?#20102;,难道他真的被选中了?这个叫做安世的老人继续窥探着维森脸上流露出的表情,他继续说:“想必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了,我就是来带你去GSA的。”维森虽然在点头,但对于GSA里的人亲自来找?#32422;?#36825;件事还是?#34892;?#24778;?#21462;?#23433;世起身从会议室那看上去很新的沙发中站起,他拍了一下维森的肩膀,说:“从现在起,你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了。”维森看了一眼依然淡定的教导主任后眼神中依旧表现出了不可?#23478;欏?#25913;变?一月底的时候,GSA在网络上向全球十三至十八岁的学生发出了加入其青年储备计划的邀请,其意图在于从全球各地的青少年中挑选出优秀并且符?#25472;?#35201;求的人进行人才培养计划。维森当时只是因为感到生活中总是缺少些什么特别的事情,所?#36816;?#20415;也将?#32422;?#30340;申请信息上传到了GSA的网站上。不过由于当时提出申请的人大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或高干子弟,所以当时他也并没有抱太大希望。轿车在市中心刚建成不久的的高架上行驶,维森坐在后?#36276;看?#36793;,?#25151;?#22312;座椅后背上斜眼看着对面一辆辆快速?#36824;?#30340;车子,他又将?#25239;?#31227;至天空?#26657;?#30475;着风和日丽的天空,这让他可以平静内心。大约过了四十分钟之后,车子驶入了距离市中心较远的一个港口,之后便在其中的停车场里停了下来。维森钻出轿车,放眼望去眼前便是开阔的海面,大大小小的船只或远或近地漂浮在海面上。周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几乎与普通的航运中心没什么两样。维森跟着安世走着,那两个像是特工一样的西装男子则留在了车子停下的地方。“现在起你要记?#23186;?#20837;GSA的这条专用通道。”安世虽说是个已经年过六旬的老人,但他的身姿依然挺拔,怎么看都在一百八十五公分左右而?#20063;?#20240;显得很是轻盈。维森看着脚下这条与两?#22278;?#21516;的道路,地面被刷成了深红色,“ONLYFORGSA”这几个白色的大字一直在脚下?#30001;臁?#22823;约在前进了两百米之后,道路通向了一个像是隧道口的地方,入口处仍然标明了与之前完全一样的字样。“这里就是GSA人行入口了,进去之后会需要进行身份确认,这是你的IDCARD。”安世从上衣内侧口袋中拿出一张长条形的塑料卡片递给始终跟在身后的维森。维森接过卡片,正面印有他?#32422;?#30340;正面照片和姓名?#32422;癎SA的标?#21486;?#32780;反面则印有“001503?#20445;?#24456;明显这应该是个人编号。安世看了一眼维森,边走边说:“你怎么从学校到现在都没有提出过任何问题?难道没有一点意外或者惊喜吗?”“暂时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维森简单地回答道,他?#36335;?#35748;为发生的这些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对于现在已经站在GSA入口这件事他也不再感到奇怪和惊喜了,这里迎接他的将是完全崭新的东西,是完全改写他命运的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真是一个特别的孩子。安世边想着边用?#32422;?#30340;ID卡片进入了设有类似地铁检票闸机的入口,维森则紧随其后。两人站上通道里的自动扶梯一路向下,通过闸机之后的内部环境很像是类似地铁车站的布局。白色的灯光照亮着印有“payattention”的墙壁,自动扶梯下降到地下B1层,安世继续带着维森前进,他双?#30452;?#22312;身后对始终默不作声的维森说:“这么安静的氛围让我反倒?#34892;?#19981;?#35270;Α!?#32500;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进入B1层之后维森跟着安世走入了一个类似地铁站台的地方,有一节空荡荡的车厢停靠在台阶边,车厢大约?#24418;?#31859;长三米宽,外观与平日里城市中的地铁车厢别无两样。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是依靠机器控制,自从进入这里之后就没看到一个人影。安世又将ID卡放到车厢门边的验证器上,显示屏上立刻出现了他的照片和名字,随后车厢门便自动打开了。跟着安世踏进车厢,维森看着只有几张座椅的空荡荡的内部构造,他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安世从里面按下了启动的按钮,门又自动关上之后车厢开始向前移动,列车隧道里的亮光开始向后移动,单节列车的移动速度逐渐加快,不一会儿便已经?#23545;?#22320;将站台甩在了身后。维森估摸着这单节车开往的那一头应该就是GSA的本部了,而根据位?#32654;此的?#24212;该是在这“多沓湾”的水面之下。在经过了大约一分多钟的黑暗之后,原本黑压压的隧道变成了完全?#35813;?#30340;,而车窗外的景象变成了蓝色的海水,维森?#34892;?#24778;讶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站到窗边看着?#35813;?#38567;道外清澈的蓝色。真是难以置信!这海水竟然如此的漂亮,蓝色之中还夹杂着?#35813;?#24863;和好似漂浮着的光晕,还能看到成群的不知名的鱼和水?#36718;?#29289;,这?#34892;?#32654;轮美奂的海洋景象让维森看得出神。安世靠在椅背上无视“nosmoking”的标识吞云吐雾地抽着烟,他看着仍在欣赏海洋景色的维森,这个还只有十五岁的少年所表露出的却是超出他年龄的沉闷。蓝色的海。Anewdayhascome!
字体: 字号:
正规手机彩票平台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

<em id="5u9t6"><ol id="5u9t6"></ol></em><em id="5u9t6"></em>

<dl id="5u9t6"><ol id="5u9t6"><mark id="5u9t6"></mark></ol></dl>

<em id="5u9t6"></em>
<dl id="5u9t6"><ins id="5u9t6"><thead id="5u9t6"></thead></ins></dl>